mg电子游戏排行>>军事史林>>风云驰骋>>正文
风 云 驰 骋
————————————————————————————

谨以此书献给孟良崮战役胜利七十周年

亲历第一王牌军的覆灭

张文和

  作者介绍
  张文和,公务员,山东省蒙阴县人。曾参入编写了山东省地方税务局的《税收会计与统计》教材,发表过专业性的学术论文。本人的老家就在孟良崮山脚下,因此对孟良崮战役比较关注。很早就想写点关于孟良崮战役的东西,以弘扬正气,发扬沂蒙精神,宣传沂蒙革命老区。但因忙于日常工作,也担心写了发不出去,因为自己没有任何名气和关系,所以一直未能如愿。现已退休在家,闲来无事,因而就提笔写了这部小说。
  谨以此书献给孟良崮战役胜利七十周年。

  震惊全国,举世瞩目的孟良崮战役就发生在我的家门口。我父亲就亲历了那场战役的全过程,目睹了那些血与火的惨烈场面。
  孟良崮是山东省沂蒙山区七十二崮中最有名气的一崮。这不仅仅是因为古代有宋朝大将孟良焦赞曾在此占山为王操兵练马之故事传说;更因为现代有解放战争时期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野战军,在此一举歼灭了号称国民党军队五大王牌之首的“第一王牌军”的整编第74师,被陈毅元帅誉为“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的真实事件。
  孟良崮地处蒙阴县城东南约27公里处,是一个东西长约4公里,南北宽约2公里的一座孤山,其主峰大崮顶现海拔571米,战时称为600高地。自1947年5月11日整编第74师进攻开始,国共双方在此逐渐集结了七八十万军队,加上双方与此战相关的地方部队、支前或后勤保障人员等,足足有上百万之众,围绕这一处方圆不足8平方公里的小山岭,展开了6天5夜的混战大绞杀。最终解放军一举歼灭了3万余众的国民党军队“第一王牌军”的整编第74师,取得了战役的最后胜利。
  我老家杨树底村就在孟良崮西侧的山脚下面。父亲张成林,当年22岁,是华东野战军司令部情报处所属侦查连排长,亲历了战役的全过程。因为是在自己的家门口,熟悉当地情况,在天时地利人和的有利条件下,发挥了非常突出的作用。
  老人家已于2008年离开了我们。他生前经常给我们讲其从军10年那些许许多多惊心动魄的战斗经历,但给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还是孟良崮战役部分。很早就想遵从老人家的遗愿,把他的这些讲述整理成文字,但因忙于工作,一直未能如愿。
  明年适逢孟良崮战役胜利七十周年,正好现在已退休在家,闲来无事,便以我拙劣的手笔形成这些文字堆砌,借以打发时光,充实自己的退休生活,希望能为读者所喜欢,更希望能以此献给孟良崮战役胜利七十周年,纪念和告慰那些革命老前辈,特别是那些为革命事业献出自己鲜血和生命的先烈们。
  因为只是老人家的口述而非笔者亲身经历,况且时日已久,文中可能有些表述与史实有所出入,也可能有不当之处,请广大读者一并批评指正,本人定当虚心接受。另外部分内容参照或摘自蒙阴县和沂南县党员教育基地的资料,在此一并致以衷心感谢。
  以下即为老人家的讲述。事发地点基本是真名实地,而考虑有些故事可能会给后人造成一些不良影响,故而虚构了少数人物的姓名,希望与此有关的读者切勿对号入座,更不要牵强联系。
             2016年5月于蒙阴

             谨以此书献给孟良崮战役胜利七十周年

第一回 战火纷飞眼前晃

第一章 战局危急


  光阴似箭,斗转星移,转眼60多年过去了。然而孟良崮战役那刀光剑影、炮弹翻飞、鲜血四溅、惨烈无比的战斗场面和纷飞的战火,时常在我眼前晃动,一个个栩栩如生的形象一直清晰的印记在我的脑海里。
  我叫张成林,当时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野战军司令部(我们都习惯称野司)情报处所属侦查连一排排长。原本我并不在前线,因为战斗就发生在自己家门口,熟悉当地情况,就主动请缨来到了最前线,在天时地利人和的有利条件下,发挥了非常突出的作用。
当我带领六纵沂蒙独立团尖刀连(临时代理连长),来到孟良崮主峰大崮顶悬崖跟前时,环视了一下眼前的情况,但见崮上与崮下的火舌交织在一起,枪声、爆炸声、拼杀声、惨叫声混杂成一团;
  两军阵前双方的尸体都砸成了堆,只能靠服装颜色区分敌我,解放军伤员都由战友及时抢救下来,接着由战地支前民工转运到战地医院。而敌方的伤员已经没有人顾得上收容了,只能在尸体堆里来回爬动和哀嚎,或钻到尸体下面躲避子弹和弹片以求自保;
死伤者的鲜血把灰色的岩石和黄褐色的土地几乎染成了红色,柔弱的山草被踩踏的肌无完肤,再让鲜血一泡简直就成了染麻纰子;
  近处我方迫击炮的炮弹带着红光呼啸着越过头顶飞向崮顶,虽然比较稀疏,但由于敌人占据的地域已十分狭窄,大量人员龟缩在一起十分密集,因而仍然给敌人以极大的杀伤;
而远处敌方外围增援部队的炮火则像流星一般尖叫着落入解放军阵地,明显密集许多,给解放军将士造成了很大威胁,所幸解放军阵地比较宽阔,敌人炮火又缺乏目标指引,落点不是很准确,对解放军并没有造成很大的伤亡。
  可能有读者会产生疑问:敌方炮火既密集,射程又远,解放军的炮阵如何生存?这个你就放心好了,解放军自有对付敌人保存自己的好办法。后面会专章详细为你讲述的。
  我们虽然已经进攻到了距离大崮顶顶峰不足几十米的距离,然而崮顶上敌人密集的火力仍然压得我们抬不起头了,解放军攻势严重受阻。面对此情此景,我一时心急如焚,不知如何是好,心想:这要是在晚上该多好啊,我完全可以凭借对地形的熟悉,带人从后面的悬崖爬上去。可现在距天黑至少还要有两个多小时的时间,这怎么能等的了!外围敌人的援军也不会让你等啊!
  战役就这样进入了最后的决死阶段:骄狂一时的张灵甫及其整编第74师,虽然被解放军包围在了孟良崮这座不足8平方公里的孤山上,眼下又被解放军压缩在了方圆不足百丈的主峰大崮顶上。但它毕竟久经沙场,是富有极高战术素养和先进美械装备的“第一王牌军”。虽然在解放军的猛烈攻击下伤亡惨重,但是仍然不失王牌军的风范,即使到了最后苟延残喘的阶段,竟然还能凭借有利地形作困兽之斗或垂死挣扎。此时依然阵脚不乱,火力不减,其防御相当顽强,反冲击也是相当凌厉,每一处阵地都要经过数次乃至十数次的白刃格斗,反复拉锯争夺,战况之惨烈为解放战争以来所罕见。
  特别是大崮顶地形极其险要:山峰陡峭,草木甚少,北、东、西三面都是3、4丈高的悬崖峭壁,荆棘丛生,徒手根本没法攀登,南面则是怪石林立,杂树遮蔽,接近60度的陡坡。敌人借助有利地形,以密集的火力压制着我们,我军攻势一度无法取得进展,战况一时陷于僵持状态。
  而这正是张灵甫求之不得的结果:如果就这样长时间僵持下去,他那“固守待援,里应外合,中心开花” ,妄图以自己为钓饵吸引住解放军主力,以求外围近40余万援军与解放军决战,并围歼我华东野战军主力,一举解决山东战事,改变华东战局,以在山东战场上为老头子(指*蒋介石)立下头功的狂妄意图就能得逞。
  面对这一危如累卵、严峻异常的危急局面,一向性情豁达,稳如泰山,临危不乱,处变不惊,大智大勇,指挥若定,颇具大将风度,有力挽狂澜之气魄的华东野战军司令员陈毅也坐不住了:
  眼下敌整编第74师虽然被解放军包围在孟良崮上,但在华野5个主攻纵队的外围,孟良崮周围七八十公里范围内已经聚拢了国民党军队的三个重兵集团、24个整编师、60个旅约45万人的密集兵团。且敌人五大王牌军的另外两个王牌军整编第11师已逼近蒙阴,第5军已到达新泰,并与我军阻击部队三纵的预备队接上了火。而整编第64师已到青驼寺,整编第9师也已趋近蒙阴,再加原来就驻防在孟良崮周围的整编第25师、第83师、第65师、第48师和第7军,仅仅在孟良崮附近国民党军队就有10个整编师(军)30余万人的兵力,其中还包括蒋*介石五大王牌中的三个——整编第74师、整编第11师和第5军。按照正常行军速度,这些国民党军队半天之内都可以赶到孟良崮,来救援张灵甫及其整编第74师。一场突破和反突破,围歼与反围歼的较量,就这样惊心动魄进行着。
  更严峻的是距离孟良崮最近的敌整编第25师和第83师,已经进攻到距离我主攻部队阵地不足5公里的朝仙桥和埠口桥,其炮火已严重威胁到了我主攻部队各部。且敌人各部的装备明显优于解放军,火力也大大强过解放军。如不能尽快消灭张灵甫及其整编第74师,则围攻孟良崮的解放军,特别是一纵,将陷入极其危险的腹背受敌境地。况且此时各阻援部队伤亡也很大,几乎都是在用血肉之躯阻挡敌人的坦克、战车和大炮,每僵持一分钟就增加一分的危险。
  从整个战役的总态势上来看,解放军面临的形势可以说是更加险恶。情况如此险峻,事关整个华东战场局势和华野十几万将士的生死存亡啊!能不急吗?
  面对如此危局,解放军高层将领中少数人惧怕这样的阵势,提出放弃对张灵甫及其整编第74师的围攻,及时撤退转移,避开敌人的锋芒,以保存有生力量。野司主要领导特别是陈毅司令员和粟裕副司令员处惊不变,临危不乱,沉着应对,坚持原来消灭张灵甫及其整编第74师的既定计划不变,并及时调整进攻部署,要求一纵从阻击部队中,尽量多抽出一些有力部队,协同兄弟部队先把敌整编第74师吃掉。
  陈毅司令员还特别授权一纵司令员叶飞,统一指挥作为主攻部队的第1、4、6、9、8五个纵队,协调一致一齐总攻孟良崮。野司首长果断向各主攻部队将士下达了最后总攻的死命令:即刻起各部要放弃一切杂念,不惜一切代价全力投入进攻,迅速解决战斗,一刻都不许迟延。
  陈毅司令员最后又亲自与每个主攻纵队的司令员通了电话:“蒋*介石拼死要解救张灵甫并和我们决战,把我们反包围了,情况十分严峻。现在成败在此一举,我们要不惜一切代价吃掉74师,拿下孟良崮,哪怕是拼掉两个纵队也要完成任务。你们打掉一千,我给你们补一千,打掉两千,我给你们补两千,那怕纵队拼光了,只要把74师消灭也在所不惜,我给你们补充,恢复你们的番号。谁攻上孟良崮,谁就是英雄!现在只有冲锋,后退就是死亡。畏战者我陈毅绝不饶恕!”
  对这一危急局面,原华东野战军一纵司令员叶飞在回忆文章中是这样描述的:
  5月14日整天战斗火炽,塔山、尧山被敌重占,又被我夺回;凤凰山、曹庄、天马山、蛤蟆崮不时告急。蒋*介石得战报后,亲自飞赴徐州剿总指挥作战,敌整七十四师师长张灵甫狂妄的提出:坚守孟良崮,以他为“磨心”,拖住我一纵,四面围攻,企图“碾碎”我一纵。于是,蒋*介石严令整二十五师、整八十三师、整六十五师、整十一师、整四十八师、第五军和第七军等部,从东、南、西三面猛烈攻击。我纵各阵地均遭受敌军迭次进攻,血战竟日,整天笼罩在烟火里… …
  5月15日佛晓,陈老总给我来电话说:“党中央和毛主席又来了指示,要我们不要贪多,首先歼灭整七十四师,然后再寻战机。现在敌人的十个整编师(军)已经围在解放军四周,先后向解放军进攻。当前你们的主要任务,是协同兄弟纵队把整七十四师这个轴心敲掉。这样敌人就没有巴望了,我们也就免得两边作战了。如果拖延下去,情况的逆转是不可预料的。”
  我把陈毅司令员的指示转达后,纵队的几位领导同志都感到担子沉重,但也感到我纵两面作战,兵力不够。我掂量了一下陈毅司令员讲话的分量,下决心说:“从阻击部队中抽兵!集中力量向孟良崮进攻!一面挡住敌人外围的‘百万大军’,一面取张灵甫的‘上将首级’!我们一定要做到!”
  谭启龙、何克希、张翼翔等同志都同意我的意见。研究了具体部署后,我抓起电话,亲自向各师师长交代任务。我又把一师师长廖政国同志找来,我问他:“我把主力部队都拿去攻击孟良崮,只留给你从地方上刚刚升级的三团、九团,加上你师二团,扼守60多公里的阵地,挡住敌人两个整编师的进攻,保证主力拿下孟良崮,你看行么?”廖政国同志一声未吭,接受任务就走了。
… …
  这天晚上,已是10点多钟,陈老总又给我打来电话。他说:“整十一师、整九师已靠到蒙阴,第五军已到新泰,整六十四师已到青驼寺。如在明天(16日)佛晓不能全歼敌整七十四师,则解放军将陷于敌人包围。” 陈老总在电话里沉默了半晌,我能够清晰的听到他那粗粗的呼吸声。然后他又说:“叶飞啊,无论如何要在16日佛晓前拿下孟良崮,消灭整七十四师,我们就全盘皆活了!现在我授权你统一指挥第一、四、九、六、八纵队总攻孟良崮,不论付出多大代价,哪怕是拼掉两个纵队,也要完成任务。”我勇敢的承担了这个指挥任务。
不久粟裕副司令员又来电话问我:“什么时候可以组织好总攻?”我回答:“需要两个小时,下半夜1点可以实施总攻。现在已规定了总攻信号。我同四、六、八纵队已接通电话,但九纵还没有联系上,请总部通知他们做好总攻准备。” 粟裕副司令员连声说:“那行,那行。”
  统一指挥之前,各纵队各打各的,部队虽然很多,但并没有发挥最大的作用。统一指挥后,就大不一样了。5月16日1时,总攻开始协同很好。2时,我第一师第一团,第二师第四、六团,独立师第一、三团与友邻第四纵队所部攻占520、540一线高地;第六团也配合出击,佛晓占领附近山头。
  总攻开始以后,野司首长几乎每隔5分钟就来一次电话。战斗空前激烈,情况变化多端,电话铃声不断的响着… …
  敌整七十四师不断告急,西面敌整六十五师、整二十五师在蒋*介石严令下拼死支援,我纵阻援阵地失而复得,反复争夺,终于挡住了敌人的进攻。
  5月16日佛晓,我各路大军云集,哈气成云,同心协力,直取孟良崮。强大炮火惊天动地,孟良崮像火山爆发… …
  下午6时,敌整七十四师被我全歼,狂妄的中将师长张灵甫的尸体也抬下山头,山谷里响起一片胜利的欢呼声。
  敌整七十四师被全歼后,进犯鲁中的敌人全线溃退,吓得40余天不敢出战。

(待续)

(1)

  精品集萃  

周总理关心父亲程潜的故事
段苏权将军与土家汉子的血肉情缘
读懂父亲:怀念李九龙上将
回忆韩怀智
女兵战友,你活在我的记忆中
李化民与一三二师
西路军问题的历史考察
跳伞
穿绣花鞋的小女兵

兄弟,我带你回家
西路军问题的历史考察
女兵战友,你活在我的记忆中
平平淡淡也是真
议论淞沪会战,蒋介石输得耻辱
我给俄罗斯坦克做胃镜
我的西藏我的师
我心中的彩霞
中印反击战中的丁盛将军
走进大饥荒的中心地带
青玉案:悼李韧
当年马共战斗生活的珍贵照片
赵尚志功过评说
隆重纪念自卫还击作战30周年
国共抗日阵亡将领比较
毛泽东在林彪事件前的关键决策
铁军抗震救灾剪影
音频:那里坟茔中的一缕英魂
夜话上甘岭聂济峰将军赴朝作战回忆
洗衣歌编舞:进藏老兵的见证
“东突”恐怖分子历史探源
老兵乐器行里的小老板
朝鲜战争至今争论不休14个问题
揭秘真实的大渡河战斗
台儿庄战役与桂南战役历史真相
老山兰战地寻踪
清军为什么打不过八国联军
关于南京保卫战惨败的8个关键
人称大胆将军,众谓落难英雄—为丁盛少将辩护
云南十八怪趣闻(附图)
老侦察兵"大老包"警探故事
战场上的军人为什么恨女人?
英烈妻女的南疆魂
一个帮助美国人摆脱"9.11"阴影的中国老兵
炮兵指挥连长的战地日记
趣话火炮的种类

 
 
 


Copyright© 2000-2018 mg电子游戏排行北京英菩兄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10)68519529 13436702401

京ICP备0501379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