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mg电子游戏排行>>退役家园>>老兵天地>>正文                                   返回首页


旅游天地
━━━━━━━━━━━━━━━━━━━━━━━━━━━☆━━━━━━━━━━━━━━━━━━━━━━━━━━━

去尼泊尔旅行

西行随笔(一)


人生需要游历。游是出游,历则是经历。年青时渴望游历,是为了开阔眼界。世界那么大总应去看看,在游历中举一反三,增长见识。年长退休的人喜欢游历,则有不同的需求:有的是为了弥补年青时因各种原因没能游历造成的遗憾:有的则是为了充实退休生活,更新知识积累,以亲眼所见来证实和检验脑海中已被各种渠道填满的关于外部世界的信息。我可能是两种见解兼而有之,既望在重游旧地故址中重温往日之印象,又图在新游异国他乡时新增时事之见闻。尼泊尔是南亚山区内陆国家,也是亚州古国之一,拥有悠久的历史和丰厚的文化,以髙矗伟岸的喜马拉雅山脉与我国相分隔。它给人的感觉既不象欧美那样过于遥远与生冷,也不象韩越那样过于熟悉与靠近,有几分神秘,有几分亲切,更重要的是有安全感,是第一次出国积累自助游经验最为适合的地方。

我怀揣刚买的尼泊尔旅行手册,打算由陆路经郑州、洛阳、西安、兰州、西宁到拉萨,最后从西藏的吉隆口岸到尼泊尔,去看看这个传说中“神比人多”的国度。中午烈日炎炎,赶到火车站已汗湿衣衫。为了此次西行提前一个多月在网上订票,竟没有买到直达拉萨的客票,只好分段前行,买到了去兰州的卧铺,但兰州到拉萨只剩硬座。而这样分段行进由于中途换乘需要时间,到达拉萨的总时长近60个小时,比直达车多出三分之一。在隆隆的车轮与铁轨的磨擦声中突然发现时间好象在轮回,我所行的这条线路竟与古代丝绸之路有很多的重合,与唐僧玄装大师一行不辞艰辛的西天取经之旅路线上也有不谋而合之处。有天壤之别的是,现代的铁路与火车己使行旅的时间与强度完全不同。我对自己的这次西行之旅并未赋予特定的使命,因而也没有多少与妖魔鬼怪作斗争的打算,只希望旅途能安全顺利,做到行动上乘兴而去日,精神上满载而归即是阿弥托佛了。

西向的旅程

西行随笔(二)

一路向北又向西,一觉醒来己进入陕西,当车在一车站停下,我借机下车到站台上活动一下腿脚。看到站台标牌上分明写的是〃杨陵站〃。好奇地问守在车箱门口的美女列车员“是否这里有座古代杨氏陵墓?”,回答是微笑中的三个字“不知道”。心有不甘,用手机查了一下,竟发现这里真的是因为有隋文帝杨坚的陵墓而得名。杨坚是西魏大将军杨忠之子,也是隋朝开国皇帝。在公元589年灭陈,结束了汉代以后近300年的分裂局面,统一了全国,使隋朝疆域东、南皆至海,西至青海,北至五原。他推行均田制,创立了科举和比较完善的中央集权制度,为以后唐代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的发展奠定了基础。史传他在完成统一天下大业后,晚年仍操劳国事,在一次出巡归途中病逝,拉棺木的车队行走至此车辕折断,因时值炎暑,只好就地埋葬。如蚁百姓披麻戴孝,力输黄土,每人三趟,堆成巨山似陵墓方圆几十里。而从地图看,这里东边是西安,西边是宝鸡,两地均是古代名都,而距此均在80公里左右,不期而遇的此地竟然是“旷沃野并襟两都,藏英灵而含圣墓”,自当为不凡之所。

车过宝鸡即开始进入山区,遂道紧密相连。火车在一座座山洞中穿行,气温也明显下降,南京上车时气温38度,身上的T恤几乎汗透,而现在穿短袖己有凉意,乘客纷纷在短袖外加上轻薄的外套。每当火车从黑暗的山洞穿出时,车窗外起伏的黄土群山迎面而来,并快速向后退去,有时山前还有一条泛着黄色的河水在流淌,那是一条条支流,一定就是巨龙黄河的前身,其中饱含的黄沙默默拼合成北方的特色。偶尔看到平地上有小片的玉米,但刚刚齐腰高,瘦小馁弱的样子,好象是一群营养不良的孩子。与在河南平原上看到的一望无际一人多高,并接近成熟的玉米不可同曰而语。

同车上铺是徐州站上来的一个小伙子,高高的个头,皮肤黝黑,穿着蓝色的T恤和灰色短裤,脚上是时尚感极强的黑面白边回力球鞋。交谈得知,他是自行车骑行爱好者,之前已去过海南岛。这次是专门去西藏骑行的。他的爱车和行李已提前托运至格尔木,而他只要单身到格尔木取车便可开始激动人心的西藏之旅。自行车的运费不贵,每公斤四块钱,从徐州运到西藏的格尔木只要160元。忽然想起我的摩托车以后也可以托运过来旅行。但以前在90年代从北京托运摩托车到南京己要600余元,现在如果去西藏,可能摩托比人乘火车还要昂贵。

越往西山越多,而山上的植被似乎也越来越稀少,山上几乎没有树,稀疏的绿草已盖不住黄土高坡,这里降雨量减少,庄稼只能望天收,同车旅客说铁路两边的村庄还能温饱,在甘肃腹地的一些地方连吃水都有困难,要靠政府广修水窖来储水。老天不公,这里的生活水平肯定不能与江南相比。

13:20火车到达兰州,距拉萨还有一半旅程,要在这里换乘晚上18:32赴拉萨的火车。离车站不远处有一家名为马老六的清真餐馆,我在这里再次品尝了正宗兰州拉面。二十年前还在部队时曾到过兰州,当时兰州牛肉拉面名声远播。兰州的东道主带我们去一家正宗牛肉面馆,好象还是三层楼的大饭店,很快端上来了红通通香喷喷的牛肉拉面,在主人的喧染下我们早己垂涎欲滴,急着下箸便吃,没想到是辣味面,而我畏辣,毫无戒备的一口下去被辣得跳了起来,嘴里仿佛要喷火,跑着去找水龙头,要用凉水冲舌头,但楼上竟没有水,只好从饭店三楼一直跑到一层厨房才找到水,从此记住了兰州,特别是它的牛肉拉面。这次特别叮嘱师付不要放辣,但吃起来也没有了那特别的味道。

晚上登上去拉萨的列车,列车晚点四十分钟开出,到西宁后还要换乘有氧列车,西行之旅真不容易。

 

未完待续

━━━━━━━━━━━━━━━━━━━━━━━━━━━━━━━━━━━━━━━━━━━━━━━━━━━━━━━
Copyright©laobing.com, Yingpu,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10)82073984 13436702401
版权所有 英菩兄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1379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