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快讯 国防大观 退役家园 军事史林 军旅文化 社会论语 女兵风采 为您服务 军营幽默 老兵留言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返回首页
 
栏目导读    
红色资讯:重新认识井冈山 6.3
兵器资讯:外军舰载直升机技术发展点评 5.30
岁月如歌:叶挺与夫人李秀文的凄美爱情故事 5.10

  本站动态
 
2004年2月2日20时至22时,中央电视台"老兵你好"编导人员做客mg电子游戏排行"军歌嘹亮"聊天室.
2002年8月8日和9日北京人民广播电台播出mg电子游戏排行的故事.
2002年8月1日北京电视台一套播出mg电子游戏排行参与和协助制作的庆八一节目.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2001年4月17日播出对mg电子游戏排行的专题报道。
北京人民广播电台经济台2001年11月6日直播“mg电子游戏排行访谈”。



岁月如歌
━━━━━━━━━━━━━☆━━━━━━━━━━━━━

图文:英烈妻女的南疆魂

  这是一个用泪水和爱心浇铸出来的真情故事:一位老山前线烈士的妻子含辛苦茹苦,抚养着丈夫还未来得及看一眼的女儿,她最在的心愿就是想有一天能带着女儿来到丈夫牺牲的地方,让她看一看长眠在那里的爸爸。整整16年了,这个愿望一直都未能实现。2000年3月,烈士的女儿突然被查出患有脑胶质瘤病,生命垂危……就在这时,一颗颗关爱的心,一双双援助的手从四面八方向她们拥来,真情有在这里汇聚成熊熊的火焰,汇聚成了新世纪壮美的“高山下的花环”!

图一:吉兴林与陆荣华夫妻合影

  朝朝墓墓:烈士妻女魂牵南疆16载

  1984年5月8日,吉云云出生在江苏省灌云县。就在她出生的10天前,她的父亲吉兴林——云南老山前线担任主攻团的一名连长,为了掩护战友,自己永远长眠在那块土地上。

  吉云云的妈妈陆荣华是在丈夫牺牲四个月之后才得到噩耗的,这突如其来的丧夫之痛使她顿然昏厥过去。苏醒过来后,她读到了丈夫留给她的最后一封信:“不管咱们的孩子是男是女,一定要好好地抚养成人”。

  这一年,陆荣华24岁,同吉兴林结婚两年,两人真正相处在一起也不过两个月时间。好心人纷纷劝她再重新组建一个家庭。然而为了云云,为了长眠在南疆的丈夫最后的嘱托,陆荣华都一一谢绝了。

  云云对爸爸的了解是从妈妈讲的故事中开始的。在云云4岁的幼小的记忆中,爸爸仅是一张泛黄的老照片。那时,她总仰起天真的脸问妈妈:“爸爸为啥不和我们在一起呀?”陆荣华告诉女儿:“爸爸在云南一个很远的地方”。于是云云用妈妈给的零花钱买了一个储钱罐,每次妈妈给零花钱她都塞到里面。她想,等储钱罐攒满了钱,就可以到云南看爸爸了。

  1996年,12岁的云云读小学四年级,一天,语文老师布置了一篇作文叫《我的一家》,这实在让云云为难,幼小的她真不知道该怎样来写自己的这个家。放学回家后,郁郁不乐的云云便问妈妈:“《我的一家》该怎么写呀?”望着女儿那张稚嫩的脸,陆荣华抚摸着她的头说:“云云,你就照实写吧,把你心中的话都写出来。”那天,云云在作文中写道:“我多么想变成一只小鸟,带着一支歌,去看我爸爸,让他在歌声中,同我妈妈一起翩翩起舞……”当老师拿篇作文在班上朗读时,读着读着,老师哭了,同学们也哭了。

图二:陆荣华和女儿三年前的照片

  就在陆荣华倾尽心血抚养女儿的时候,又一个灾难降临到这对不幸的母女身上。

  从1997年起,云云总莫名其妙地出现头痛,开始她还不在意,后来,头痛的次数不断增多,且一次比一次痛得厉害,眼睛的视力也随之不断下降,到最后,眼睛出现了重影,连路都走不稳。1999年6月,云云已看不清黑板和书上的字。

这其间陆荣华带着女儿跑遍了东南地区各大医院,均未查出病因。最后,她们来到了北京一家以脑外科著称的医院,最后诊断结果为下丘脑胶质瘤病,目前无法对其实施手术。

  这份诊断书对陆荣华犹如睛天霹雳!那天,她握着诊断书,在医院的僻静处放声大哭。在她惟一的希望面临破灭时,她是那样的悲凉和无助。

  然而,从北京回来后,云云却显出一副高兴的样子,尽管她已知道了自己的病情,尽管她的头常常痛得像刀剜一样,她却强忍着不吭一声。她知道,那每一声呻吟都 在撕扯妈妈的心呀!她默默地对自已说:爸爸是英雄,我一定要做英雄的好女儿,不要再让妈妈伤痛的心增加伤痕!

  2000年5月14日,母亲节。病中的云云一大早便偷偷地溜出门,借着亮光顺着墙脚走到离门口不远一家花店。她要为母亲送上一份节日的祝福。在花店里,由于她视力较差,她只有依赖嗅觉一枝一枝地挑选16枝康乃馨举到妈妈的胸前:“妈妈,祝你节日快乐!”陆荣华愣住了,最后才想起今天是母亲节。云云深情地说:“康乃馨意味着母亲的爱,16支代表着我们母女相依16年的日子。16年来,妈妈为我操碎了心,只有康乃馨才能表达出我心中无限的祝福。”

  手捧着16枝妖艳的康乃馨,陆荣华热泪盈眶,她感觉到女儿真正长大了。

  云云的视力仍在不断地下降,这使陆荣华格外担心,她怕有一天女儿的眼睛完全看不见,那就真的不能去见爸爸了,那可是潜藏在她心底的16年的梦呀!

  江苏“一朵云”引来爱雨泪绵绵

  眼见妈妈为自己的病一天天变得憔悴,云云一次又一次地告诫自己一定要挺过去。为了让妈妈不再为她无望而繁忙地寻医奔走,她偷偷地写了一封“求医信”:

  ……16年来,我的妈妈又当爹又当娘……在妈妈全身心地呵护下,我已成长为一名高中一年级学生。正当我憧憬着美好前景的时候,灭顶之灾又一次降临到我们这个不幸的家庭,我被检查出患有下丘服胶质瘤病,它将严重地威胁我的生命。16年前,妈妈失去了爸爸,今天又面临着失去她最心爱的女儿的危险,这是何等残酷啊……我知道我生命就是妈妈的生命,死亡对于我来说并不可怕,但我不忍心抛下我的妈妈,我要为妈妈坚强活下去。我想找到名医和专家为我治病,请好心的叔叔、阿姨、爷爷、奶奶向站在死亡边缘的我伸出援助之手吧!

  这封字里行间洋溢着母女心情深的求医信,打动着无数善良人的心。

  江苏省灌云县县委书记汤建鸣,县长顾绍平走进了这个四壁皆空的家。他们代表全县人民为烈士母女送上10000元慰问金。

  连云港市市委书记郁家树也来了,他带来了连云港市市民自发捐助的20000元捐款。郁书记握着陆荣华的手缴动地说:“你一定要挺住,全市人民都在支持和关注着你们母女俩。”

  江苏省卫生厅厅长在看到云云的求医信的当天,就自赶到灌云县,把她接到江苏省人民医院老干部病房,让省人民医院黄峻副院长担任云云的主治医生,一再嘱咐要邀请全国一流的脑外科专家为云云会诊,不惜一切代价挽救烈士遗孤的生命。

  江苏常州市的一名普通工人胡世明,得知云云的情况后,产生了要把云云爸爸墓地的照片拍下来送给云云的想法。2000年4月29日晚上11点,他背着摄影器材乘上了开往云南的181次列车。当他到达麻栗坡边防检查站时,由于没带相关证件,检查站不让通行,当他说明来意并给他们看有关报道时,该站的战士们感动了,破例为他放行。在麻栗坡烈士陵园,周围的群众都纷纷加入寻找吉兴林墓地的行列。整整两个小时,他们终于找到了吉兴林的墓碑。胡世明举起相机,动情拍下这一幕……2000年5月9日,胡世明风尘仆仆地回到南京,他来不及喘一口气,就把吉兴林墓地的照片送到云云手里。

  云云终于见到“爸爸”了,那是一张长满青草的坟墓的照片,那坟茔下面躺着的就是她日思夜想爸爸。每到清明节,云云都陪着妈妈向爸爸长眠的那块土地的方向放飞自己的思念。今天,她终于人照片上看到了爸爸的坟茔!

  云云把爸爸坟墓的照片放在桌子上,母女俩个拥着站在照片前云云擦着眼泪说:“爸爸,我一定要坚强地挺过去。”听着女儿的话,陆荣华哽咽着说:“兴林,我们母女俩一定会来看你,你在那个遥远的地方让我们母女俩无时不思念着……”

  当云云母女那真情动人的故事在云南传开之后,在这块吉兴林烈士流血的红土高原上,那浓浓的真情顿时燃起熊熊的爱心火焰。

  昆明市白塔路做小本生意的张家荣女士在含泪读完云云的信后,把原本用来购货5000元捐给了云云,她深情地说:“16年,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太为容易了,这5000元钱就作为母女俩去麻栗坡的路费吧!”

  昆明两位不愿留下姓名的年轻人,把用来结婚的钱捐献给云云,他们说婚期或以向后推延,为云云治病是决不能搬延的呀!

  昆明志诚旅行社得知这些情况后,立即邀请他们来云南,并愿意承担云云母女来昆明的全部费用。陈雁冰经理在邀请信中说:“云云的父亲长眠在这里,他的鲜血染红了这块土地,作为云南人,我们有责任为我们的英雄和英雄的亲人尽一份力。”

  云云的病情更是牵动着烈士生前所在部队的干部战士的心,他们把积攒的每一分钱都捐献了出来,以表达对烈士妻女的关爱。仅一天时间,这个部队就捐款30000元。

  麻栗坡县把1999年新增的10000元财政收入,全都捐给云云用来治疗。这个贫困县,为拯救烈士遗孤的生命,已是倾力而为了。

  云南省司法厅干部张洋把一生积攒的10000元钱捐给了云云,他深情的说:“在这块土地需要她父亲这样的英雄的时候,她的父亲义不容辞地献出生命,当烈士亲属需要我们帮助的时候,我们还有什么不能奉献的呢?”

  2000年5月12日,云南省社会各界向陆荣华母女俩发出邀请:烈士生前所在的部队、麻栗坡县县政府、昆明志诚旅行社、参加两山作战的老战士……面对这雪片般纷天沓来的邀请函,母女俩激动得泪雨涟涟。

  在爱心的牵引下,2000年5月21日,云云母女俩终于支云南圆梦来了。为了这一天,母女俩苦苦等待了16年!

  一片真情,那是沐浴阳光的花环

  云云要到云南来实现多年的愿望了,她要为爸爸亲手做一只花蓝。他用白纸细心地做着每朵小白花,一共做了16朵,她又自己做了一只精巧的竹篮,她把这16朵小白花系在竹篮上。这素白的花篮凝结着女儿对爸爸的思念。

  就在来云南的前一天,云云让妈妈专门找人从老家捎来那个储钱罐,10多年了,储钱罐一址都未打开过,这原本是积攒到云南的路费的,现在她想用这钱为爸爸买些祭品。这些钞票抚平,细细地数了一下,总共有178元。

  5月21日,昆明市各界自发地组织一支命名为爱心的车队,早早地就到昆明机场迎接母女俩。驻滇某部首长也专程从成都和开远赶到昆明。昆明机场派出所听说是到机场迎接云云母女的车队,特派出一辆引道车,破例将这支长长的车队带到停机坪前。

  5月21日中午12时,一架银白色的飞机徐徐降落在昆明机场。云云出现在舷梯口,妈妈扶着她的肩。16年了,她们终于踏上了这块魂牵梦萦的土地。此时此刻,任何语言都显得多余,只有纷飞的热泪才能表达出心中的言语……

  在世博园吉鑫园国宴大厅,昆明市社会各界为云云母女俩举行了盛大欢迎会。这里曾是世博会开幕期间国家领导人宴请外宾的地方,如此高的礼遇,表达了云南省人民对烈士妻女的无限敬重。

    云南大学党委副书记纳麒听说云云母女住在云大宾馆,立即赶到宾馆探望母女俩,纳麒副书记深情地说:“吉兴林烈士是保卫边疆而牺牲的,他也是云南人民的儿子,如果云云在读书方面的问题,特别是上大学,我们随时欢迎她跨进云大校门!”

  吉兴林的战友蔡亲所得知云云母女来昆明后,立即邀请烈士生前的好友叶代军、陈勇前来宾馆探望,蔡新民激动地拉着陆荣华的手说:“我清楚地记得吉兴林牺牲前10多分钟还在跟我开玩笑,没想到……今天,我在这儿见到嫂子和云云,我们的心情非常激动,仿佛又见到了吉兴林当年的身影。”“吉兴林曾经对他的司务长讲,他就要回家洗尿布了。”听到这儿,陆荣华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泪水汹涌而出……

  小英,一个与云云同龄的小女孩,在得知云云来昆明后,专门从200公里外的老家为云云带一个壮族人的吉祥物--手镯。她说手镯在壮家人眼里能驱邪降魔,云云带上它一定能够平安。

  陆荣华母女在烈士生前的部队,受到最高礼遇,部队首长秦安平到营区3公里外迎接,10多面威风锣鼓一字排开在营区门口,夹道欢迎的干部战士排列了近1公里。他们在向英雄的妻女致敬!陆荣华从1983年离开了这儿就没有再来过了,这里的一草一木连同丈夫的思念都深深埋藏在记忆中。

  在部队陈列室里,陆荣华看到了丈夫曾读过的书。这时,她突然发现有一本书上有她丈夫的字迹,睹物思人,汹涌的泪水再次蒙住了陆荣华潮湿的双眼……她拿起一本书对云云说:“云云,你没有被爸爸抱过,现在你把爸爸读过的书抱在怀里吧。”云云把书紧紧地把在怀里不肯放下,她想带走这本爸爸写有字迹的书,然而陈列室规定烈士的遗物是不准私人带走的,云云只有恋恋不舍地放下了,她要求几位摄影的叔叔把这本书拍成图片,她要把它带回家,把爸爸带回家……

  泪洒万里:烈士妻女梦终圆

  5月23日,一支爱心车队驶出昆明,向滇南方向进发。这一天,陆荣华母女俩要去麻栗坡祭奠亲人。当这支爱心车队驶近麻栗县县城时,“云云,麻栗坡就是你的家”的巨幅标语悬挂在公路旁,云云母女俩走下车,向迎候在公路两旁的人群深深的鞠躬,再鞠躬……

  云云被妈妈搀扶着走进麻栗坡烈士陵园,她一手提着自做的花篮,一手提着装有苹果和香蕉的篮子,听妈妈说这些都是爸爸最爱吃的水果。这些水果是母女俩来之前专门到市场上一个一个精挑了带来的,每一个都用手擦了又擦,云云要送给爸爸最新鲜最干净的水果。


  6排22号,是吉兴林烈士长眠的地方。远远地,母女俩就见到吉兴林的墓碑。母女俩朝墓碑跑去,上台阶时,双双跌倒了,又相互搀扶着站起来。在墓碑前,陆荣华抚摸着墓碑说:“云云,快叫爸爸呀,这就是你爸爸。”云云“扑通”一声跪在墓前:“爸爸,我来看你了,我是云云呀!我们回家,回家……”陆荣华也跪在地上,用头碰着墓碑哭喊着丈夫的名字:“兴林,你说你完仗就回来给孩子洗尿布,如今女儿都16岁了,你却一直都不回来,这就是我们的女儿,你看得出没看上一眼就走了。人小到大,云云把对你的思念
一直埋藏在心底,我们想你,我们母女千里迢迢来看你,你却不说一句话。兴林,你听见了吗?”

  陆荣华用手一遍又一遍地抚摸着墓 碑上“吉兴林烈士”几个大字,用白色的手绢细细地擦着落在丈夫墓碑上的尘土,最后紧紧的抱住墓碑不放:“兴林,咱们回家吧,你知不知道云云在生病,我好想你能帮助我呀!”

  母女俩把挽联挂在吉兴林烈士墓前:“朝朝墓墓魂牵梦萦南疆十六载,了却宿愿泪洒万里妻女为英烈”,这是妻女对他一片真情的倾述!风轻轻地卷动着悬挂着坟墓前的挽联,发出呜咽的声响。

  哽咽声声,母女俩一步一把泪、一步一回头地告别了墓地,来到了吉兴林最后战斗的地方--老山。“云云,你是老山的女儿”的巨幅标语高高地悬挂在老山的主峰。望着爸侈爸当年流血的土地,如今已是那么宁静,云云轻轻地说:“愿这块土地永远安宁!”

  在离开麻栗坡时,云云把积攒10多年准备到云南来的路费交给麻栗坡县县政府,让他们用这些钱逢年过节买一些祭品,祭奠那些和爸爸一起长眠的南疆的英烈。当她把那叠得整整齐齐的178元钱交到麻栗坡县副县长李明光手里,所有在场的人都无不为动容。

  5月27日,云云要离开云南了,云云真有点舍不得离开。爱心车队把云云母女送到昆明机场,已在那里等候的云南航空公司中心售票处的同志把精心扎制的一束黄玫瑰送到了云云和陆荣华的手里,捧着这鲜艳的玫瑰,陆荣华热泪盈眶:“无论走到哪里,我产都受到云南人民的热情接待。来的时候,我和云云是怀着对吉兴林的思念而来的,现在,在好心人的帮助下,我们终于圆了16年未圆的梦。我会把云南人民的每一份关怀和祝福都铭记在心间。”

  离登机只有10多分钟了,大家都不约而同地为他们母女俩送去的祝福:“祝你平安,祝你平安,所有快乐都围绕在你身边……”一向不爱说话的云云告诉记者:“在云南的这几天,是我16年来最难忘的日子。我不仅见一了爸爸,也认识了那么多好心的人,云云一定会坚强起来,一定会再来云南的。”

(以上资料为好友李志彬记者提供,图片由陆荣华嫂子提供)

  三年后笑容灿烂的母女

  三年前,李志彬的这篇文章在《知音》杂志上发表后,蘸着千万人的泪雨,把对烈士遗孤的殷殷的期盼,连同对她的病情的牵挂和关怀,一同带到了陆荣华母女生活中来,转眼三年过去了,云云,你好吗?

图三:陆荣华和女儿吉云云

  今年春节前夕,我回访麻栗坡墓地的时候,特意去到了吉兴林烈士的墓前,为了使这位老连长不在墓地里牵挂他病重中的孩子云云,我特意单独给他送了花圈,挽联上写到:“您孩子吉云云是老山的孩子,上帝会保佑她,战友们会爱戴她,您安息吧!!”。或许是前去祭奠烈士的人太多了,吉兴林烈士墓前水泥地,已经踩得破碎不堪了,还有几天就要过年了,我不愿意看见兴林烈士就这样凌乱的墓穴过年,于是我特意找来了墓地工作人员,留了点钱,请他们无论如何也在30夜晚上之前修复,让九泉下的兴林大哥欢欢喜喜的过一次大年。我同时也把这份牵挂一同带到了江苏灌云县云云的家里,老山又一次把我和陆荣华嫂子和云云的心和情紧紧地系在了一起,我们成为了朋友、知己。19岁的云云现在灌云县中学读高三,每天往返4趟,每次骑车10分钟,患视网膜瘤的阴影从她脸上一扫而光。焦虑惆怅的面容开始露出了灿烂色彩了。

图四:本文作者谢楠给烈士敬献的花圈

  自打云云的故事通过媒体报道出来后,横跨数省的人们不仅被陆荣华嫂子继承烈士遗愿的执着所打动,同时还为云云的病情牵肠挂肚。从老山回去后,南京军区总医院的专家们组织医疗队为她会诊,并免费治疗。之后南京、上海、北京、武汉、四川、云南等地的专家们纷纷来电来信邀请云云前去治疗;最终她接受了南京秦淮区门西医院王爱玲医生的中医治疗,每天三剂药汤,三年出来没有间断过,现在头疼不像最初那么频繁了、严重了,精神也好多了,去年12月份,在连云港人民医院做核磁共振结果显示:病情稳定,没有发展。医生高兴的说:“这是简直是奇迹!”。所以,这也是三年来云云一直坚持上学原因。

  在我和云云书信和电话交往中,发现云云一天天在变化,原来沉默寡言的她,现在的她变得活、开朗起来。通电话里时不时的给我来上几句调皮幽默的话语。逗得我捧腹大笑。为了不使我们的电话粥不至于影响云云高考前我冲刺,我武断的制定了规定:“高考前我们不再通电话。”云云嘟嘟着不服,我说是“命令”。云云不情愿发接受了。不过没有几天她还是忍不住抢妈妈手中的电话,我也不忍,还是把“命令”变通了一下,只是时间控制在几句话之内。而且都是鼓励的话提。

  陆荣华嫂子时常给我讲起她和吉兴林大哥的故事,讲他们的相识、相知、相爱、想恋的过程,以及他们的婚礼,他们见的最后一面。她说没有事情的时候她还会背着云云翻出兴林大哥给她的书信,一个人静静的看看,摸摸兴林大哥的相片,感觉到格外的亲切,仿佛一切都发生在昨天。历历在目,看着陆荣华嫂子沉湎于对丈夫的思念中,我后来有些不忍,试探着劝道:“嫂子,您生活得太苦?这么多年就没有想着找一个人?”嫂子平静而又坚定的说:“不!兴林给我留下的印象太完美了。我永远忘不了他,我唯一的愿望就是把他没有见过面的女儿抚养成人、成才。这样才对得起他啊。”嫂子在给我说的时候,显得非常平和轻松,我却在电话的另一端却咽哽了,说不出了话,我由衷的感动---为他们这份坚贞不渝的爱情。

  现在的云云正在高考前夕的冲刺中,看她这样努力,他们学校老师不忍劝她:“如果你觉得能参加高考就参加,不能够参加就不参加了。”灌云县领导也非常关心她:“即使你上不了大学,也安排你的工作。”然而云云说却说:“我的生命是大家给的。想上大学不是为了找工作,而是想多学点知识,将来更好的报答社会,报答爸爸、妈妈,报答所有关心我的人。”

  云云还对我说:“云南是爸爸长眠的地方,我喜欢山青水秀美的云南,也喜欢好客、热情的云南人。我的理想就是去云南读书,那里离爸爸近。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

  到云南上大学成了云云新的期盼。

 (因为今天正值周末,昨天熬夜写东西,所以打算睡个懒觉,不料,还不到10点就被荣华嫂子电话敲了起来,她说我在内地很少吃上新鲜的海鲜,所以,她大清早赶往连云港去给我买了点才捞起的活虾,今天空运寄了过来。让我注意查收。拿回来就赶快放进冰箱。我不敢想象灌云县离连云港有多远,嫂子又是几点起床去那里的。搞得我十分难过!睡意全无。嫂子,您怎么能够这样对我?!我,我又怎么能够经得起您这样厚重浓烈的关怀呢?!我怎么能够收下?又怎么能够咽得进去啊?我?我!

本文作者:谢楠

 

壮丽军史画卷
尽览国威军威

 集我军历史阅兵之大成
 
详情点击此处 
1
━━━━━━━━━━━━━━━━━━━━━━━━━━━━━━━━━━━━━━━━━━━━━━━━━━━━━━━
Copyright©laobing.com, Yingpu,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电话:(010)82073984 13371713807
版权所有 英菩兄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1379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