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g电子游戏排行 >> 军旅文化>> 小说>> 正文


小 说
━━━━━━━━━━━━━━━━━━━━━━━━━━━━━━━━━━━━━━━━━━━━━━━━━━━━━━

  【编者按】本作品是一位老兵为纪念西藏和平解放50周年而创作的,是一个真实的故事。这是mg电子游戏排行站原创作品,版权所有,有意转载者请与本网站联系。


嘎拉山口的枪声

                    作者:石青

  这是一个发生在雪域高原的真实的故事。

  一辆嘎斯-69军用吉普车沿着盘山公路缓慢地"爬"着,在缺氧的西藏高原,汽车也像人一样,不停地喘着粗气。在车上坐着的A师崇亮副师长,已经不止一次地催促司机开快一点,好在天黑前赶到5号兵站。看着车窗外白雪皑皑的山峰,崇副师长不经意地遨游着自己的思绪……。

  几天前,A师接到平叛指挥部电报,命A师负责作战的副师长到拉萨参加西藏军区召开的作战会议。本来,崇亮应跟随师部汽车连的车队前往。因为至少会有一个连的兵力保护车队,而叛匪从来不敢跟解放军连以上部队硬碰。可是,崇亮怕车队行进缓慢,误了开会的时间,决定除吉普车外,再带一辆卡车、一个加强班先行出发。师政委一开始不同意这么做,因为叛匪曾经在这条路上袭击过友邻部队的救护车,并杀害了所有的十一个干部战士。崇副师长对政委作了两个小时的思想工作,告诉他这次不是救护车,而是能征善战的崇亮带领极有战斗力的加强侦察班,历史不会重演。也是时间紧迫,政委考虑再三,还是同意了崇副师长的意见,并电令沿途各部队加强警戒和搜索,确保副师长一行的安全。眼下,三天的路程已经走了一半,并没有出现任何情况。量土匪也没有这个胆量搞袭击,崇副师长想道这里,轻轻吐了一口气,脸上闪过一丝笑容。 突然,吉普车晃了一下停下来。崇亮的思路被打断了,他转头问司机:"怎么了?"

  "3号,车出了点毛病,我下去检查一下。"

  "李参谋,咱们也下车方便方便。"崇亮对随行的作战参谋李新生道。

  司机打开机盖,开始检查车况,崇亮和李参谋走下车来,警卫员小刘也下车紧跟首长。

  "小刘,小胡怎么没下来呀?"

  "3号,小胡说他要照看车上的武器。"

  "哈哈哈哈!这荒山野岭的,连个人影都没有,叫他下来也活动活动。"

  "是!"警卫员小刘去叫小胡了。崇亮这才想起,出发时,修理所托自己把十几枝修好的机枪和冲锋枪顺路带给在5号兵站值勤的部队。修理所长还特意叮嘱,这些枪的弹匣都装满了子弹,小心走火。警卫班战士小胡可能是为了这事儿不敢下车。

  远方隐隐传来汽车发动机的声音,崇亮向山下看去,只见一团黄色烟尘沿公路向山上滚过来,这是担任警卫的汽车。本来,为了首长安全,警卫车在前开道,但崇亮怕跟在大车后面吃灰,非要吉普车超过卡车。看来卡车就是慢,被吉普拉下这么一大截。眼看卡车越来越近,崇亮回身走到司机跟前,问道:"修好了没有?大车都上来了。"

  "没有,首长,好像是白金坏了,要换一个。"

  "小鬼,你不是在骗我吧,催了你好几次,你才超过大车,刚超过大车没多久,你的车又抛锚了,是不是故意的?"崇亮怀疑司机在骗自己。

  "3号,别埋怨司机了,既坏之,则安之,让大车先走,等修好了咱们在赶上去嘛。"李参谋见副师长盘问司机,赶紧过来打圆场。这时,卡车轰轰隆隆开过来,停在了副师长旁边。

  "你们继续前进,我们马上赶上来!"李参谋断然指挥道。

  崇亮颇为满意地点点头。天生一付娃娃脸的李新生是作训科里最能干的参谋,每次外出,副师长都把李参谋带在身边。而李参谋也知道副师长喜欢自己,他在副师长面前一点儿也不拘束,还经常提出不同意见,有些事情甚至先斩后奏,别的参谋可没有这个胆子。这次行动,为保障首长安全,李参谋一直主张大车在前,可副师长的倔脾气犯了,说什么也要吉普在前。无奈,李参谋与司机串通,故意以修车为名,让大车重新回到前面。说实在的,就是大车在前,也不是没有危险的,如果叛匪袭击,肯定会把攻击重点对准小车的。因此,李参谋从上路以来,就时刻注意周围动静,随时准备应付意外情况。

  当卡车在视线中消失的时候,吉普车重新上路了。随着海拔的升高,车里的人都觉得呼吸更加困难。崇副师长下意识解开风纪扣,在摸到领子时,他觉得有些异样,这种感觉已经有好几次了。今天枯燥的旅程使他有功夫抓住这一闪念。他很快明白了,原来,为了不让敌人一眼看出我军指挥员的级别,参战部队都摘下了有军衔标志的领章,而戴惯了领章的军人,会不自觉地感觉到缺了点儿什么。崇亮哼了一声,似乎表示找到了答案。

  "兔子,兔子!"警卫员小刘叫道。大家朝前方看去,只见在吉普车前方奔跑着一只褐色的野兔,白白的小尾巴摇摇晃晃,甚是可爱。

  "快,追上去压它。"李参谋对司机喊道。

  "算啦,追不上的,在雪山上,汽车跑得比兔子还慢。"崇亮制止了李参谋,其实,崇亮是怕汽车在多弯的山路上翻下沟去。司机赞同地点点头,李参谋有些扫兴。

  "我给你们讲一个兔子的故事吧。"崇亮想缓和一下气氛,"这可是个真事。有一次,我和炮团张副政委坐车外出,突然'砰'的一声巨响,一团东西砸破玻璃冲进车里。张副政委大叫一声:'炮弹!'……"

  "不会吧,引信引爆的时间只有零点零几秒,哪能容人把'炮弹'俩字喊出口。"李参谋忍不住插嘴道。

  "哈哈!是啊,哪有这样的炮弹,真要是炮弹我和张副政委早完蛋了。原来呀,是一只野兔。哈哈哈哈!"崇亮开怀大笑。

  全车的人也忍不住大笑起来。这笑声,赶走了旅途的寂寞和沉闷。

  "快到嘎拉山口了。"司机对崇副师长说道。

  "好啊,在到达山口前一定要赶上卡车。"崇亮还是念念不忘走在卡车前面。

  李参谋悄悄捅了一下司机,司机会意地点点头,故意加大了油门。不一会儿,吉普车果然又超过了卡车。可是,就在嘎拉山口的下面,吉普车又一次抛锚了。

  "首长,车又坏了。"司机哭丧着脸说道。

  "乱弹琴,这是一辆全师最好的新车,你是怎么保养的?回去我给你处分。"崇副师长这回真的生气了,他冲司机大声嚷嚷。司机不敢吭声,默默地去修车。李参谋也乖乖地一言不发。他们眼睁睁看着大卡车跑到前面去了。

  修好的吉普车很快在快到嘎拉山口时追上了卡车。可这一次,无论副师长怎么催促,吉普车就是超不过卡车。按司机的话说,由于山太高了,苏联的吉普车没有考虑到西藏的情况,马力在缺氧的条件下锐减,开不快并非人力所及。滚滚尘土扑面而来,从各处的缝隙里钻进吉普车内,呛得大家直咳嗽。副师长叫司机离卡车远一些,可李参谋却坚决反对,他说山口地形复杂,公路被两山所夹,跟紧一点以免发生意外。副师长不以为然,李参谋固执己见,二人在车里争论着。

  正在这时,吉普车突然来了个急刹车。副师长的鼻子险些撞到玻璃上,他抬头看去,见吉普车差点撞上卡车的屁股。

  崇亮对司机叫着:"你怎么搞……"话还没说完,就听见车外响起激烈的枪声。

  "有情况!"李参谋大喊一声,"快下车,小刘、小胡保护首长!"话未落音,李参谋拔出手枪,蹦出车外。

  这里的地形十分利于伏击,公路两侧,是坡度较缓的山顶台地,便于步兵居高临下射击,前方,是一个数百米长的公路陡坡,通往嘎拉山口公路的最高点,在最高点便于形成对内对外正面。后方,是一个曲半径很小的弯道,拐弯后面的路被山体遮挡。卡车不拐弯是看不见弯道前面情况的。

  崇副师长一行人果真遇上了叛匪袭击。原来,卡车在弯道转弯后,被用石头堆的路障挡住了去路。就在卡车急刹车时,山上和路边的叛匪开枪射击了。卡车司机头部中弹牺牲,副司机左肩中弹。听见枪声,加强班的战士们纷纷跳下车来,几乎是各自为战,向叛匪还击。

  崇副师长一听见枪声,浑身的血液立即沸腾了。他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经历过数不清的战斗,每次都是在战火硝烟中奋不顾身地浴血奋战,自己却没有负过一次伤。他常说,生死有命,皆由天定。不该死的人就是对着枪口也不会死,该死的人就是躲在钢铁碉堡里也难以幸免。崇亮十分清楚,作为副师长,他的职责是指挥全师作战,而不是眼下的这种小小战斗。他要做的,是立即以战斗员的姿态投入战斗,增强我方第一线力量,鼓舞战士们的斗志。他顺手从车里抓出两挺机枪,就势在吉普右侧卧倒,寻找射击的目标。

  李参谋手急眼快,在下车的同时就看好了路边的一个碎石堆,这个堆得方方正正的石堆是养护班修路的备料。他下车后立即卧倒,然后一个滚进,占领了石堆的右侧。就在这时,敌人的子弹向李参谋打来,石堆被打得冒起阵阵白烟。李参谋从石堆右侧看去,见加强班的战士们卧倒在卡车的周围,不断向敌人射击。可是,他就是看不见敌人。又是一阵枪击,石堆升起许多白烟,子弹嗖嗖从头上飞过。李参谋定了定神,顺着子弹飞来的方向寻找敌人。看到了!在公路左侧50米左右的山腰上,至少有几十个叛匪在向自己射击。李参谋迅速做出判断,这只是部分敌人,因为枪声不只来自这个方向,其他方向的敌人正在向其他人射击。

  "李参谋,右边!"崇副师长的声音从吉普车方向传来,李参谋急忙向右前方看去,只见在离自己十几米的地方,有几个叛匪正弯着腰向自己接近。李参谋正要据枪射击,就听崇副师长的机枪响了起来。走在前面的两个叛匪应声倒地。后面的叛匪急忙卧倒,无目的胡乱射击。李参谋感激地朝副师长望去,幸亏他这么看了一眼,他看到,在副师长身后,有几个叛匪悄悄爬过来。他不顾一切地从地上跃起,跪姿向敌人开枪。趴在副师长脚后的警卫员小刘,也转过身来,端起冲锋枪向敌人扫射。几个敌人咕噜咕噜滚到了路基下面。

  李参谋感到了事态的严重,两辆车被叛匪团团包围了。当前最重要的任务就是保障副师长的安全。然而,战士们由于弄不清敌情,没有集中火力保护副师长。加强班的李班长不知怎么搞的,也没有组织力量占领制高点。不能犹豫了,要马上重整力量,克服混乱现象。想到这里,李参谋向卡车后面弯腰跑去。

  "大家不要乱,听我指挥!李班长,立即派一个战斗小组到吉普车后方,确保首长安全,再派一个战斗小组占领路障,利用路障阻击前面和左侧敌人。其余的人跟我来,占领公路右侧制高点。"李参谋大声喊着,向加强班班长布置任务。随着命令的执行,军人们渐渐恢复了秩序。

  崇亮任由李参谋进行指挥,自己则甘当战士的角色。当三个战士来到吉普车后方时,小刘就兼任了首长的副射手,他除了自己射击外,还从吉普车里不断拿出机枪或冲锋枪,递给副师长。为了掩护李参谋等人攻击右侧高地,崇亮命令小刘和自己一起,向右侧高地不间断射击,用火力掩护攻击人员。副师长简直就像是过枪瘾,一刻也不停地进行单发射、短点射,有时还来一顿长点射。崇亮心里很明白,在这个时刻,首先用火力压制住敌人是十分重要的,只要敌人火力减弱,我方就能有机会组织反冲击,占领有利地形,建立起比较完善的防御体系。而叛匪呢,他们武器落后,大部分是老式步枪,而且藏人中真正愿意为上层贵族卖命的极少,他们的战斗力很低。再者,叛匪不能恋战,时间一长,附近驻防的部队就会赶来支援。所以,李参谋抢占公路右侧高地的决定,是非常正确的。

  依靠崇副师长和小刘的火力掩护,李参谋带领的十几个战士成散兵队形,已经运动到距敌人不到20米的地方。他们利用地形地物,占领了冲击出发地线。

  "冲啊!"随着李参谋的喊声,战士们持枪向敌人冲去,刺刀在夕阳下闪烁着血红的光芒。突然,公路左侧枪声大作,冲击的战士中有几个人中弹倒了下去,其余的战士纷纷就地卧倒隐蔽。崇亮急得骂了起来:"混蛋!前边的人干什么吃的?"但当他朝路障看去时,发现担任左翼掩护的两个战士都倒在了血泊中。时机就是生命,压制左侧敌人刻不容缓。崇亮大声对小刘叫道:"你继续向右射击,我打左边。"说罢,站起身来,使自己能看见左侧敌人,然后端起冲锋枪,向敌人猛射。

  左侧的叛匪被火力压了下去,但他们也看到了射击的人,于是,他们调转枪口,向崇副师长射击。幸好有吉普车掩护,子弹叮叮当当打在车身上。在左轮子旁战斗的司机心疼地叫道:"我的车,这是新车啊!"

  "人都管不了了,还管车,快射击!"崇亮边打边回答司机。就在这时,一颗子弹打中了崇亮的冲锋枪,不知是跳弹还是枪上的碎片击中了崇亮的左手,崇亮觉得一阵剧疼。紧接着,鲜血喷出,染红了冲锋枪的弹匣。

  "首长,你负伤了,快趴下。"小刘叫了起来。

  "别管我,快打!"崇亮咬牙忍痛继续猛烈射击。左侧敌人的火力终于被压制住了。

  李参谋见崇副师长受伤,心里更着急了,待左侧敌人火力稍弱,立即跳起来,挥舞着手枪,大声喊道:"冲啊!冲上去跟敌人拚了!" 叛匪们见有人拿手枪指挥,立刻把火力都指向了李参谋。李参谋高举的右手被子弹打中,垂了下来。一个刚刚爬起来的战士忙吧李参谋按倒在地上。李参谋急得大喊:"别管我,快冲上去。"见李参谋负伤,战士们有些犹豫了。

  崇亮看到了这一切,大声骂道:"你们他妈的谁不冲,我枪毙了他!"不到生死攸关的时刻,首长会这样骂吗?这话果然激励了所有的战士,他们都跳起来,大声叫喊:"冲啊!杀呀!"不顾一切地向敌人冲去。高地上的敌人被解放军的气势吓倒了,他们再也坚持不住,连滚带爬朝旁边的山沟里跑去。战士们很快占领了高地,并对其他的敌人猛烈射击。

  四周的叛匪见解放军占领了有利地形,全都无心恋战,敌人对我的火力威胁解除了。小刘是警卫连有名的投弹能手,他拿出一枚手榴弹,冲着左侧敌人投了过去,轰隆一声,手榴弹在敌人阵地开了花。叛匪们最怕解放军的大炮,西藏军区炮兵连的六门85加农炮曾在拉萨市威震敌胆,叛匪们也许将手榴弹当成了炮弹,他们呼喊着听不懂的藏语,纷纷逃窜。李参谋捂着受伤的右臂,颤抖着对李班长喊道:"不要追击,用火力打逃敌。"李班长心领神会,指挥他的战士们向逃跑的叛匪瞄准射击,逃跑的敌人成了战士们的活靶子。

  崇亮看了一眼李参谋,心里非常满意。这个指挥措施也是极为正确的,叛匪至少也有百人以上,而我们自己才不到30人,能把敌人击溃赶跑,已经很不容易了。如果追击敌人,势必分散兵力,将自己的弱点暴露出来,那时,敌人再来个反击,亦未可知。李参谋之所以受重伤,可能是由于他使用手枪,并指挥战士们作战,被叛匪当成了主要目标。"李新生这小伙子真不错,今后要好好重用他。"崇亮在心里念叨着。

  叛匪跑得无影无踪,战斗彻底结束了。除了警戒哨外,战士们忙着清理战场。卫生员已给副师长包扎好了伤口。崇亮点着了一枝牡丹牌香烟,从欣赏的角度看着战士们的活动。崇亮突然想起,警卫员小胡从战斗打响的那一刻起,就没有露面。

  "小胡呢?小胡呢?小胡--"崇亮喊了起来。

  "我也没看见小胡。我去找找。"小刘对副师长道。

  "别找了,小胡在车里被打死了。身上中了三发子弹呢!"司机跑过来向崇亮报告。

  "小胡就这么牺牲了?"崇亮心里突然觉得很难过。小胡才17岁,给崇亮当警卫员已有半年,除了胆子小点,其他工作都干得不错。"咳,他还是个孩子呀,如果当时他马上下车,也许……"

  李参谋被搀扶着上了吉普车,他的神志已经不太清醒,手臂上的绷带外还渗着鲜血,豆大的汗珠从他脸上滚下来。他在昏昏沉沉中还想着要与崇副师长争论,并准备告诉崇副师长,是他让司机假装修理吉普车,让司机故意在卡车后面磨蹭,如果不是这样,后果将难以想像,副师长的个人英雄主义该改一改了。

  战果统计出来了,共击毙叛匪18人,俘虏受伤叛匪3人(其余伤者都逃掉了)。我方5人牺牲, 9人受伤。最后,在吉普车底下,又发现一具叛匪尸体。大家怎么也弄不明白,这个叛匪怎么会钻到首长的吉普车底下,又是被谁打死的?

  夕阳的余辉在天空中消失,天色渐渐黑了下来。在弥漫着着硝烟的空气中,传来了许多汽车的轰鸣声,崇副师长知道,这是5号兵站附近的驻防部队赶来增援了。他还有一个事情耿耿于怀--他最喜欢的一件蓝格子呢子大衣,在铁皮箱里被子弹打出了许多窟窿,不知能不能补好。

  后记:崇副师长一行按时到达了拉萨。在到达拉萨的当天,崇亮和李新生住进了西藏军区医院。崇副师长按时带伤参加了作战会议。在会议上,军区张国华司令员和丁盛军长严厉批评了崇副师长的个人英雄主义行为,丁军长还拍了桌子,他骂道:"崇亮你混蛋!你有几个脑袋。下次再这样,我撤你的职!"散会后,丁盛军长拍了拍崇亮的肩膀,对他说:"走吧,到我那里去吃饺子。"

  几个月后,崇副师长回北京休假,他去王府井找到普兰德洗染店,询问能否把呢子大衣上的子弹窟窿补好。这家洗染店的负责人亲自接待了来自高原前线的首长,他表示一定能修破如新,并且说什么也不收钱。呢子大衣真的用特殊的方法补好了,一点也看不出破绽。此后,这件漂亮的进口呢子大衣一直伴随着崇亮走完生命的旅程。(完)

  精品集萃  


战友重逢  
战友资料寻找战友

老兵红娘  
交友信息交友意向表

 
 
 


Copyright© 2000-2008 mg电子游戏排行英菩兄弟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010)68519529 13371713807

京ICP备0501379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