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光辉历程│开国将帅│军事思想│政治工作│光荣传统│军兵种概览│武器装备│军旅文苑


━━━━━━━━━━━━━━━━━━━━━━━━━━━━━━━━━━

解放战争三大战役

  辽沈战役

  解放战争时期,中国人民解放军东北野战军在辽宁省西部和沈阳、长春地区对国民党军进行的战略性决战。是中国人民解放战争中具有决定意义的三大战役之一。

  战役前的军事形势 中国人民解放军从1947年7~9月转入战略进攻后,经过一年的内,外线作战,使解放战争的形势发生了重大变化:国民党军的总兵力由战争初期的430万人减少为365万人,其中正规军198万人,用于第一线作战的174万人被分割在以沈阳、北平(今北京)、西安、汉口、徐州为中心的5个战场上,进行重点防御。人民解放军的总兵力由120余万人发展到280万人,其中野战军149万人。

  东北“剿总”总司令卫立煌于1948年2月上任后,将东北国民党正规军48万余人整编为4个兵团14个军44个师<旅),加上地方保安团队,共约55万人,分别收缩在沈阳、长春。锦州3个孤立地区。蒋介石和卫立煌对东北战局均感忧虑,处于欲守无力,欲撤难舍的状态,乃采取集中兵力,重点守备,确保沈阳、锦州、长春,相机打通北宁铁路<今北京至沈阳)的方针,企图保住现有的占领区,以支撑全国战局,一旦形势发展不利,再经北宁铁路从陆上或经营口、葫芦岛从海上撤退。其部署是,东北“剿总”副总司令兼第1兵团司令官郑洞国率新编第7军、第60军共6个师固守长春,钳制东北野战军主力不能向南机动,东北“剿总”副总司令兼锦州指挥所主任范汉杰指挥第6兵团<司令官卢浚泉辖第93军)及新编第5、第8军和第54军共14个师,部署于义县至秦皇岛一线,主力位于锦州地区,维护东北与关内陆上及海上的联系,卫立煌直接指挥第8兵团(司令官周福成辖第53军),第9兵团(司令官廖耀湘辖新编第3、第6军),新编第1军,第49、第52,第71军,第207师(相当军)等共24个师(旅),防守沈阳及铁岭、抚顺、本溪、辽阳、新民等外围据点,作为防御中枢,以支援锦州,策应长春。

  东北人民解放军在1947年冬季攻势后,总兵力已达103万人,其中野战兵团有12个步兵纵队、1个炮兵纵队、17个独立师,共53个师70万人,另有二线兵团33万人。东北地区97%以上的土地和86%以上的人口已获得解放;土地改革已基本完成,人力物力充足。

  总之,在东北地区,人民解放军在数量上已占优势,国民党军则处境孤立,陷入被动。整个形势表明,中国人民解放军同国民党军在东北战场上首先进行战略决战的条件已经成熟。

  东北野战军的作战方针与部署 东北野战军司令员林彪、政治委员罗荣桓,根据中共中央军委主席毛泽东关于封闭国民党军在东北加以各个歼灭的方针,和以主力南下北宁线,首先攻克锦州,并争取将卫立煌全军就地歼灭的指示,决定发起辽沈战役。部署是:以第1纵队(欠第3师)、第2、第3、第4、第7、第8、第9、第11纵队和第6纵队之第17师、炮兵纵队,攻占锦州,以第2兵团(司令员程子华、政治委员黄克诚,指挥冀察热辽军区独立第4、第6、第8师及骑兵师)出击北宁铁路锦州至唐山段,切断国民党军东北与关内的联系;以第1兵团(司令员萧劲光,政治委员萧华,指挥独立第6、第7、第8、第9、第10、第11师和内蒙古骑兵第2师)以及第12纵队围困长春,钳制卫立煌集团主力,使其难下撤离东北的决心,以第5纵队和第6纵队(欠第17师)、第10纵队及第1纵队第3师、独立第2师和内蒙古骑兵第1师,分别集结在沈阳西北彰武、新立屯地区,准备截击由长春突围或由沈阳出援的国民党军。东北解放区地方政府组织民工160万人,支援前线作战;其中9.6万余人(担架1.38万副,马车3.67万辆)随军行动。

  战役经过 分为以下三个阶段:

  东北野战军出击北宁铁路, 争取锦州 这是第一阶段。1948年9月12日,东北野战军在南起河北省滦县,北至吉林省长春的广阔地区相继展开进攻。第11纵队、冀察热辽军区骑兵师和华北军区第2兵团出击北宁铁路滦县至山海关段,17日攻占昌黎、北戴河,第2兵团主力出击山海关至兴城段,28日攻克绥中,包围兴城;第8、第9纵队直插锦州以北,割断了锦州、义县间的联系;第4纵队包围了义县。第3纵队与第2纵队第5师由四平地区经铁路输送至辽宁西部地区,接替第4纵队包围义县的任务,掩护主力向锦州开进和展开。第7纵队与第9纵队一部迂回到锦州以南,27日攻占高桥,将锦州与锦西守军割裂。第4纵队绕过锦州,29日攻克兴城。至此,将国民党军东北、华北两个战略集团的陆上联系全部切断,孤立了战略要地锦州。在卫立煌尚未发觉东北野战军意图的情况下,东北野战军主力已隐蔽南下,进至锦州附近及新民西北地区,并于10月1日攻克义县后,迅速包围锦州,完成了攻锦部署。蒋介石为解锦州之危, 2日飞到沈阳,亲自组织增援锦州:从关内急调第39、第62军、第92军第21师、独立第95师,海运至葫芦岛,连同原驻守锦西的第54军共11个师组成“东进兵团”,由第17兵团司令官侯镜如指挥,在沈阳,以第9兵团及新编第1军、第49军、第71军等共11个师又3个骑兵旅组成“西进兵团”,由廖耀湘指挥。企图以该两兵团东西对进,夹击进攻锦州的东北野战军主力。东北野战军按照中共中央军委关于迅速攻克锦州的指示,以第4,第11纵队及2个独立师扼守塔山、白台子阵地,严密防守锦州至锦西的濒海走廊,阻击“东进兵团”,第1纵队主力位于高桥地区为战役预备队;第5纵队和第6纵队(欠第17师)在彰武东南地区实施运动防御,诱“西进兵团”北进,使其远离沈阳;同时以第l0纵队等部在新立屯以东地区准备阻击“西进兵团”,使其不能直接救援锦州。10日,国民党军东西两兵团开始进攻。“东进兵团”集中3~5个师的兵力,在海、空军火力支援下,以塔山为重点发起连续猛烈攻击。坚守塔山和濒海地区的第4纵队,在开阔平坦的地形上,依托野战阵地,同以密集兵力连续冲击的国民党军反复争夺,在第11纵队和独立第4、第6师的密切配合下,击退了“东进兵团”的进攻,保障了攻锦部队的侧后安全,为夺取锦州争取了时间。此即著名的“塔山阻击战”。“西进兵团”于11和13日,先后进占彰武、新立屯,企图调东北野战军攻锦部队回援。东北野战军攻锦部队在东西两翼阻援部队的保障下,于9日开始攻击锦州外围守军,迅速完成总攻准备。14日11时第2、第3纵队及第6纵队之第17师从锦州北面和西北面,第7、第9纵队从南面,第8纵队从东面,在炮兵纵队火力支援下,开始向锦州城发起总攻,经3l小时激战,于15日傍晚攻克锦州,全歼守军10万余人,俘范汉杰、卢浚泉等,完全封闭了东北国民党军从陆上撤向关内的大门。

  蒋介石在锦州即将失守时,15日再次飞到沈阳,督促东西两兵团继续进攻,并派飞机到长春给郑洞国空投手令,严令立即突围,由于东北野战军的军事压力和政治争取,在锦州失守后,长春守军第60军军长曾泽生于17日率部起义,郑洞国和新7军军长李鸿于19日率部投降。长春宣告解放。

  辽西会战,“西进兵团”被歼 这是第二阶段。东北野战军攻克锦州后,经中共中央军委批准,决定采取诱敌深入,打大歼灭战的方针,集中主力在沈阳至锦州间歼灭“西进兵团”。遂以第11纵队1个师和独立第4、第6师向山海关方向佯动,并通知铁路沿线的地方政府和兵站。为部队安排住房,筹备粮草,制造主力入关的声势;同时,以第7、第9纵队向锦州西南郊移动,并将部分重炮调到塔山,摆出要进攻锦西的阵势,以第5,第6纵队隐蔽集结在彰武以北和阜新附近地区,准备切断“西进兵团”向沈阳的退路,第10纵队及第1纵队第3师在新立屯附近,以机动防御诱使“西进兵团”南下,并准备在黑山。大虎山地区对其坚决阻击,野战军主力在锦州附近隐蔽集结待命,第1兵团及第12纵队由长春南下至四平地区,钳制沈阳守军。

  蒋介石在锦州失陷、长春的第60军起义后,于10月18日第三次飞到沈阳,研究对策。他认为东北野战军经过1个月的连续作战,非经长时间休整不能再采取大的攻势行动。遂确定“东进兵团”和“西进兵团”继续向锦州夹击,企图重新夺回锦州,以便把在东北的部队经北宁铁路撤回关内。并将第207师第3旅加强“西进兵团”,增强其进攻实力,第8兵团继续防守沈阳;第52军(辖2个师)由辽阳南下,夺取营口,控制海上退路。

  廖耀湘对远离沈阳西进疑虑重重,虽按照蒋介石的计划,率部向沈阳西北绕经彰武前进,但在占领新立屯后,即徘徊不前,直至20日,才在蒋介石的严令督促下南进。23日到达黑山、大虎山附近地区时,遭到第10纵队,第1纵队第3师和骑兵师的阻击。坚守黑山的第10纵队依托野战阵地,抗击了国民党军的连续进攻,激战3昼夜,守住了阵地。黑山阻击战的胜利,为主力从锦州东进争取了时间。集结在锦州附近的东北野战军主力,分3路隐蔽东进,25日,第1、第2、第3、第8纵队进到北镇以北地区时与“西进兵团”接触,迫使廖耀湘改变了向锦州前进的决心,准备南撤营口,并于当日黄昏调整了部署,以第49军为前卫向台安、营口方向前进。在台安以北与快速北上的独立第2师遭遇,受到猛烈的炮火拦击。同时由锦州东进的第8纵队也赶到台安西北,截断了“西进兵团”向南的退路。廖耀湘感到向营口撤退无望,又改向沈阳撤退。此时,第6、第5纵队分别从彰武、阜新地区南下,于25—26日插到厉家窝棚、姚家窝棚、二道镜子、郑家窝棚一线,切断了“西进兵团”向新民、沈阳的退路,对其达成合围。廖耀湘严令所部突围,未成。第1、第2、第3,第7、第8、第10纵队于26日夜从四面对其发起攻击,进行分割围歼,第3纵队一部突袭胡家窝棚,歼其指挥所,各纵队连续突击,激战至28日晨,全歼国民党军第9兵团部及5个军部、12个师(旅)共10万余人,俘廖耀湘等高级将领。

  东北野战军攻占沈阳,解放全东北 这是第三阶段。东北野战军根据中共中央军委的指示,为防止沈阳地区国民党军经营口从海上撤走,在部署围歼“西进兵团”的同时,就作了追歼沈阳、营口国民党军的部署。第12纵队攻克铁岭后,绕至沈阳西南攻占苏家屯,独立第10师攻克抚顺后,同各独立师向沈阳东郊、北郊逼进;独立第14师攻克本溪后,向沈阳南郊挺进;第1、第2纵队经新民、辽中东进,于10月31日抵近沈阳西郊。至此,对沈阳构成了四面包围。第9纵队经牛庄以西直插营口;第7、第8纵队和独立第2师经辽中攻占辽阳、鞍山,切断了沈阳至营口的通路,尔后向营口挺进。

  “西进兵团’’被歼后,卫立煌感到大势已去,即将据守外围据点的新编第1军暂编第53师和第207师主力调进沈阳,掩护军政机关撤退。10月30日,卫立煌将防守任务移交给周福成后飞离沈阳。

  东北野战军于11月1日向沈阳市区发起总攻,第1、第2纵队从沈阳西部和西南部,第12纵队从南部,各独立师从东部和北部迅速突进市区,守军大部投降,少部被歼。东北野战军于11月2日占领沈阳全城,歼灭国民党军东北“剿总”及1个兵团部、2个军部、6个师、3个骑兵旅等13万余人。

  南下的第9纵队,于10月31日对营口构成半圆形包围,随后第7、第8纵队及独立第2师亦赶到营口以北以东地区,会同第9纵队,分3路于11月2日向营口市发起攻击,激战3小时,攻占营口,歼守军1.4万余人。营口第52军军部及第25师一部从海上撤走。至此,战役结束。

  辽沈战役历时52天,歼灭东北“剿总”及所属4个兵团部、11个军部、36个师及地方保安团队等共计47.2万余人。锦西、葫芦岛地区的国民党军,于9日从海上撤向关内,东北全境获得解放。东北野战军伤亡6.9万余人,炮兵司令员朱瑞在战役中牺牲。此役实现了中共中央军委主席毛泽东关于“封闭蒋军在东北加以各个歼灭”的战略决策。连同全国其他战场上的胜利,使战争双方的军事力量对比发生了根本变化,人民解放军由长期数量上的劣势转入了优势,使东北成为支援人民解放军向全国进军的可靠后方,加速了解放战争在全国的胜利胜程。

  淮海战役

  解放战争时期,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野战军、中原野战军和华东、中原军区及华北军区所属冀鲁豫军区地方武装一部,在以徐州为中心,东起江苏海州、西至河南商丘,北起山东临城(今薛城)、南抵淮河的广大区域内,对国民党军进行的一次战略性决战。是中国人民解放战争中具有决定意义的三大战役之一。

  战役前的军事形势 1948年秋,人民解放军在各个战场上分别发动了大规模进攻,特别是济南战役和辽沈战役的胜利,使全国的军事形势出现了一个新的转折点。这时,人民解放军同国民党军比较,不但在质量上早巳占有优势,而且在数量上也已占有了优势。

  济南战役后,国民党军统帅部判断人民解放军有在陇海路以南发动攻势之可能,决定以华中“剿匪总司令部”总司令白崇禧所属之第3、第12兵团,由确山,遂平向唐河、赊(社)旗行动,抑留中原野战军主力于平汉铁路以西地区,并将驻郑州之第16兵团东调柳河地区加强徐州西侧的防御。以徐州“剿匪总司令部”总司令刘峙所部及第6兵团组成以徐州为中心的纵深防御体系,阻止华东野战军南下。10月底辽沈战役临近结束。国民党军统帅部为避免徐州地区之部队重蹈东北全军覆没的命运,确定:以白崇禧部2个兵团及4个“绥靖区”的部队,共约23万人,防御平汉铁路南段及长江中游地区,钳制中原野战军主力,以刘峙所属4个兵团和3个“绥靖区”的部队,以及白崇禧所属的第12兵团加入徐州方向作战,改归国防部直接指挥,共约70万人,分别置于津浦铁路徐州至蚌埠及其两侧地区,采取攻势防御,以确保该段文通,拱卫南京、上海,并准备必要时放弃徐州,依托淮河抗击华东野战军的进攻。其徐州地区的兵力那署如下:第16兵团(辖3个军、1个快速纵队)由柳河地区移蒙城待机;第2兵团(辖4个军,1个快速纵队)由商丘移砀山、永城地区机动,第4“绥靖区”(辖2个军)田商丘、马牧集地区移固镇、蚌地区防守;第13兵团(辖2个军)由碾庄圩、炮车移灵璧、泗县地区防守;第9“绥靖区”撤销,其所属第44军由海州海运上海(后因运输船只不足,改由陇海铁路西撤),第7兵团(辖4个军)由新安镇(今新沂)移运河以西防御,并控制窑湾及滩上段运河,第3“绥靖区”(辖2个军)由临城、枣庄退守韩庄、台儿庄段运河,第1“绥靖区”(辖3个军)防守淮阴、扬州段运河各要点;第107军防守窑湾以南一段运河;第72军防守徐州;第96、第66军分别防守蚌埠、五河、盱眙。此外,第]2兵团(辖4个军、1个快速纵队)正由确山、驻马店地区向阜阳、太和前进,企图与人民解放军在徐蚌地区进行决战。

  这时,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野战军所属16个步兵纵队(包括中原野战军第11纵队)和1个特种兵纵队,约38万人,大部集结在徐州、济南间休整,一部位于苏北地区。由于济南战役的胜利,全军可以集中作战,在战略上处于主动地位。中原野战军所属6个纵队约13万人,除以一部在豫南、鄂北地区钳制白崇禧部外,大部集结在乎汉铁路以西之禹县、叶县、襄城地区休整。此外,华东军区、中原军区及华北军区所属冀鲁豫军区地方武装2l万人可就近参加作战。人民解放军总兵力60余万人,士气高昂,又兼华东、中原、华北三大解放区已连成一片,支援战争的力量大为增强。

  综观华东、中原战场,人民解放军与国民党军相比,在数量上虽稍居劣势,但战略态势较为有利。

  人民解放军的战役决心和兵力部署 中共中央军委于济南战役后,决定以华东野战军南下,组织淮海战役。并拟定第一阶段的作战重心,是集中兵力歼灭以新安镇为中心的国民党军第7兵团,完成中间突破,第二阶段攻歼海州、新浦、连云港、灌云地区之敌并占领上述各点,第三阶段在淮阴、淮安方面作战。中原野战军主力于战役发起前攻占郑州,战役发起后或攻开封,或直出徐州、蚌埠间,以配合华东野战军进行淮海战役。11月初,东北国民党军全部就歼,徐州地区的国民党军有南撤的征侯,中原野战军在占领郑州、开封后,正继续挥师东进。根据战争形势的这一变化,中共中央军委主席毛泽东当机立断,于7日决定扩大原定的战役规模,以华东、中原两大野战军并肩作战,求歼刘峙集团主力于淮河以北,或长江以北地区,要求首先歼灭敌第7兵团和第3、第4“绥靖区”等部,尔后求歼第12、第16兵团,孤立徐州。9日又决定力争在徐州附近歼灭刘峙集团主力,同时责成华东,华北、中原三大区以全力支援淮海前线,保证作战物资的需要。

  根据中共中央军委所赋予的任务,华东、中原野战军部署如下:华东野战军以4个纵队及归苏北兵团指挥的3个纵队(含中原野战军第11纵队)共7个纵队,围歼新安镇地区之第7兵团,以3个纵队及江淮军区2个旅,歼灭邳县、官湖、炮车、运河车站之第13兵团一部,割裂第7、第13兵团之联系,阻击第13兵团东援;以山东兵团指挥的3个纵队直出台儿庄、贾汪,促使第3“绥靖区”部队起义,尔后直插陇海铁路,阻击徐州之敌东援。中原野战军以4个纵队,并指挥华东野战军2个纵队和冀鲁豫军区2个旅,寻歼在商丘、砀山地区的第4“绥靖区”部队,从西北方向威胁徐州,钳制第2兵团;尔后以主力直出津浦铁路,攻占宿县,切断徐州与蚌埠的联系,以2个纵队及陕南军区1个旅担任对第,2兵团的阻击、侧击和尾击任务。另以冀鲁豫、江淮、豫皖苏等军区的其余部队,积极破击以徐州为中心的陇海、津浦铁路,以及平汉铁路南段,并向当面的国民党军展开攻势,配合野战军作战。

  11月16日,中共中央军委决定由中原野战军司令员刘伯承、华东野战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陈毅、中原野战军政治委员邓小平、华东野战军代司令员兼代政治委员粟裕、华东野战军副政治委员谭震林等组成党的总前委,以邓小平为书记,统筹淮海前线的一切事宜。

  战役经过 第一阶段 人民解放军歼灭第7兵团,攻占宿县,孤立徐州。u月6日,国民党军开始按预定部署收缩兵力。当夜,华东野战军展开强大攻势,主力以求歼第7兵团为目标,向新安镇地区急进。7日,第7兵团在完成接应第44军任务后共同西撤。华东野战军主力除以山东兵团迅速抢渡运河南进外,立即对第7兵团展开猛烈追击。8日,第3“绥靖区”第59,第77军大部,在副司令官何基沣、张克侠率领下起义。刘峙得知该部起义后,急令正在转移中的第2,第13、第7兵团加速向徐州收缩,并令第16兵团自涡阳、蒙城地区北返徐州。同日,华东野战军山东兵团趁势由韩庄、台儿庄一线,直插陇海铁路两侧地区,10日在曹八集(今八义集)歼灭第?兵团先头1个师,并于11日与华东野战军第u纵队在徐州以东地区会合,切断了第?兵团的退路,占领了有利的阻援阵地。担任追击任务的各纵队,在歼灭第?兵团后尾一部后,于11日将第7兵团主力第44、第100,第2早、第64军等7个师合围在以碾庄圩为?中心的10多个村落内,并在窑湾歼灭了担任翼侧掩护任务的第63军。向徐州东南地区挺进的苏北兵团,于13日在大王集歼灭了由睢宁西逃的第107军之后,继续向徐州方向挺进。由徐州以西向东挺进的第3纵队、两广纵队等部也从西南方向逼近徐州。11月12日,华东野战军围歼第7兵团作战开始。攻击两日,进展不大,乃于15日改取“先打弱敌、后打强敌、攻其首脑、乱其部署”的战法,集中兵力逐点攻歼,至22日黄昏,全歼第7兵团,击毙兵团司令官黄百韬。

  第7兵团被围后,徐州“剿总”副总司令杜聿明率第2、第13兵团各一部共12个师,在飞机,坦克支援下,于13日开始沿陇海铁路及其两侧全力东援。华东野战军第7、第10和第11纵队,坚守阵地,顽强抗击;给国民党援军以重大杀伤。同时,在苏北兵团和第3纵队、两广纵队威逼徐州的情况下,国民党援军进展迟缓,至22日第7兵团被歼时,仍被阻于碾庄圩以西25公里的大许家、韩庄一线。徐东阻击战的胜利,有力地保障了围歼第7兵团的作战。

  中原野战军主力为配合华东野战军作战,11月7日,在商丘东南张公店地区歼灭由商丘东撤的第4“绥靖区”第181师,15日攻占战略要点宿县城,切断了徐州与蚌埠间的联系。随后,以3个纵队在宿县西南待机;一部进至固镇附近,会同豫皖苏军区武装阻击由蚌埠北援的国民党军第6、第8兵团(在战役中组建,各辖3个军)。以第1纵队位于蒙城,沿涡河、淝河布防,协同第2、第6纵队和豫皖苏军区武装迟滞国民党军第12兵团的东进行动,至22日第1,2兵团仍被阻于澥河以南的赵集地区。

  人民解放军在第一阶段作战中,共歼灭国民党军正规军14个师又1个旅,另有3个师又1个旅起义,隔断了徐蚌间的联系,孤立了徐州,并使孤军冒进的第12兵团陷于进退维谷的困境。

  第二阶段 人民解放军歼灭第12兵团,合围杜聿明集团。u月23日,中共中央军委主席毛泽东,根据战役进展的情况,致电总前委:目前“对于我们,最有利的是以现态势各个歼灭当面之敌,我们应力争这一着。”因此,必须准备以3~5个月时间,以几个作战阶段去取得全战役的胜利;必须准备连民工在内的130万人3—5个月的粮食、草料、弹药,10万至20万伤员的治疗;必须争取各部队在全战役所需时间中有二分之一以上时间的休息整补,对于兵员要实行随战随补、随补随战的方针,在战术方面,必须不是依靠急袭,而是依靠充分的侦察和技术准备(近迫作业、步炮协同等)去取得成功。总前委依据上述指示,周密研究了淮海战场形势,分析了当面3路国民党军的情况,认为以首先围歼孤军冒进、部队疲惫的第12兵团为有利。经中共中央军委批准,决定以中原野战军和华东野战军第7纵队、特种兵纵队,共9个纵队,加上地方部队1个旅,围歼第12兵团于浍河南北地区;以华东野战军8个纵队及地方部队2个旅,位于徐州以南的夹沟、符离集地区,阻击可能由徐州南援的国民党军,并威胁徐州,另以华东野战军5个纵队南下固镇地区,求歼可能北援的第6、第8兵团各一部。

  这时,蒋介石为挽救危局,决定以第2、第16兵团自徐州向南,进至固镇地区的第6、第8兵团继续向北,以进至澥河、浍河间的第12兵团继续向东北,均以宿县为目标攻击前进,企图南北夹击,恢复徐蚌间交通。

  11月23日,国民党军第12兵团,进至浍河南岸南坪集地区。24日上午,其先头一部渡过浍河向人民解放军攻击。下午,发觉处境不利,即向浍河以南收缩。当日黄昏,中原野战军主力全线出击,于25日晨将第1.2兵团合围在以双堆集为中心的地域内。蒋介石命令该兵团迅速向蚌埠方向突围。27日,兵团司令官黄维以主力4个师为第一梯队,向双堆集东南方向轮番攻击,均未得逞。在突围中,第110师在师长廖运周率领下起义。蒋介石见突围未成,又令该部固守待援。29日,第12兵团转入阵地防御。中原野战军随即对12兵团展开逐点攻击,逐步紧缩包围,为最后歼灭该部创造了有利条件。

  国民党军第2、第16兵团主力,从11月24日开始由徐州沿津浦铁路两侧向南进攻,但在华东野战军主力节节抗击下,至28日仍被阻于孤山集、后官桥、褚兰以北地区。由蚌埠进至固镇以北任桥、花庄集的第6、第8兵团各一部,发觉华东野战军一部南下后,于26日星夜南撤。蒋介石三路会师宿县的计划遂告破产,乃于28日下令放弃徐州,由杜聿明率第2、第1,3和第16兵团经永城南下涡阳、蒙城,救援第12兵团,尔后共同南撤;另以刘峙率徐州“剿总”部分机关人员飞赴蚌埠,继续指挥第6、第8兵团再次北援。同时,拟从白崇禧部抽调一部兵力,转用于蚌埠方向。

  中共中央军委在中原野战军合围第12兵团后,即预见到徐州杜聿明集团有撤逃可能,即指示对该部应加强监视。总前委依照军委指示,以华东野战军8个纵队继续在徐州以南阻敌南下;增调华东野战军第13纵队参加围歼第]2兵团的作战;以华东野战军第6纵队东移固镇地区监视蚌埠国民党军;并决定华东野战军3个纵队集结于宿县地区为总预备队。

  11月29日,杜聿明以第16兵团一部在徐州以南进行佯攻;30日,率3个兵团、党政军机关和被裹胁的青年学生共约30万人,沿徐州至永城公路向西南撤逃。华东野战军当即以渤海纵队于12月1日占领徐州;以11个纵队采取平行追击、迂回拦截和尾追的方法,向杜聿明集团展开猛烈追击。2日切断了敌逃向永城的通路。3日,蒋介石令杜聿明转向濉溪口方向攻击,取捷径救援第12兵团。4日,华东野战军将杜聿明集团全部包围于陈官庄、青龙集、李石林地区,并于6日歼灭了单独突围的第16兵团。此后,杜聿明集团多次向东南方向突围,均被华东野战军击退。至10日,杜聿明集团的2个兵团部、8个军共20余万人被压缩在以陈官庄为中心的狭小地域内。

  第12兵团与杜聿明集团被围后,中原、华东野战军在连日围攻中,虽给被围的国民党军以严重杀伤,但一时难以全歼。这时,由蚌埠北援的第6、第8兵团正逐步向双堆集接近;从武汉方向来援的第28、第20军已到达浦口。总前委研究并经中共中央军委批准,决心首先歼灭第12兵团,尔后再集中兵力围歼杜聿明集团。于是决定华东野战军除以9个纵队继续围困杜聿明集团外,再抽调第3纵队、鲁中甫纵队南下,协同中原野战军迅速歼灭第12兵团,以华东野战军第6纵队、中原野战军第2纵队及地方武装一部,继续阻击由固镇北援的第6、第8兵团。至12月13日,在中原野战军和华东野战军一部猛烈攻击下,第12兵团已被压缩于双堆集、大小马庄、杨庄等东西不足3华里的狭长地区内。13日晚,解放军发起最后攻击,至15日24时,全歼第12兵团,俘兵团司令官黄维、副司令官吴绍周。16日,由蚌埠北援的第6、第8兵团,在获悉第12兵团被歼后,星夜撤至淮河以南。

  第三阶段 全歼杜聿明集团。在华东野战军的重重包围下,杜聿明集团已面临绝境。此时,平津战役已胜利展开。为了不使平津地区国民党军迅速决策南逃,中共中央军委指示淮海前线人民解放军对杜聿明集团在两周内不作最后歼灭的部署。据此,华东野战军自12月16日起,以8个纵队一面围困杜聿明集团,一面进行休整,以7个纵队在外围的夏邑、永城、濉溪口一线待机。中原野战军主力作为战役总预备队,位于宿县、蒙城、涡阳地区休整。

  在休整期间,担任围困的各部队,普遍进行了敌前练兵、近迫作业和其他各项进攻准备,并对国民党军展开强大的政治攻势。在连日大雪、气温骤降、空投减少的情况下,被围困的杜聿明集团大批士兵冻饿而死,广大官兵战斗意志极为低落,向解放军投诚者达1.4万余人。

  1949年1月初,华东野战军为最后全歼杜聿明集团,在平津国民党军退路已被东北野战军和华北军区第2、第3兵团等部截断以后,调整了攻击部署:以10个纵队和地方武装一部,组成3个突击集团,担任主攻任务,另以5个纵队担任外围拦截任务。6日16时,华东野战军对杜聿明集团发起总攻,歼守军万令人。7日,国民党军第13兵团残部仓皇逃入第2兵团防区。9日,国民党军残部分路突围,均被击退,解放军各突击集团继续勇猛攻击,至10日下午4时,全歼杜聿明集团,俘杜聿明,击毙第2兵团司令官邱清泉。

  淮海战役期间,华北、华东、中原解放区的广大人民群众,给予解放军以巨大支援,出动民工500余万人(包括随军、二线及后方民工),人力车41万辆,畜力车3000余辆,汽车250余辆,运送粮食5.7亿余斤,保障了人民解放军作战的物资需要,对战役的胜利作出了重大贡献。

  淮海战役历时66天,人民解放军以13万余人伤亡代价,全歼国民党军1个“剿总”司令部、5个兵团部、22个军、56个师(含起义在内),共55.5万余人(内起义2.85万人)。解放了长江中、下游以北地区。至此,蒋介石在华东、中原战场的主要力量和精锐师团已丧失殆尽,国民党政治中心南京、经济中心上海及武汉重镇已处于人民解放军直接威胁之下。

  平津战役

  解放战争时期,中国人民解放军东北野战军和华北军区第2、第3兵团及地方武装一部在北平(今北京)、天津、张家口地区,对国民党军进行的战略性决战。是中国人民解放战争中具有决定意义的三大战役之一。

  战役前的军事形势 1948年11月初辽沈战役结束,全国的军事形势发生了根本变化,人民解放军不但在质量上早已占有优势,而且在数量上也已经占有优势。人民解放军在东北战场上歼灭国民党军卫立煌集团47.2万人,解放了东北全境,在华东、中原战场上发起了围歼国民党军刘峙集团的淮海战役,在西北战场上将国民党军胡宗南集团主力压缩于关中地区,在华北战场上正围攻国民党军阎锡山所部,而孤悬在北平、天津、张家口、唐山等地的国民党华北“剿匪总司令部”总司令傅作义集团面临东北、华北解放军的联合打击,在战略上处于极为不利的境地。

  在这种形势下,蒋介石于11月初电召傅作义到南京商谈,认为华北解放军只有待东北解放军入关后,才能联合发动较大攻势,但东北解放军需经3个月至半年的休整。因此,控制平、津地区既可利用美国援助和华北地区的人力、物力扩充军队,又可将华北,东北解放军钳制在华北,对整个战局亦属有利,遂拟定了固守平、津,以观时局变化的方针。

  傅作义依据上述方针,于11月中、下旬先后撤退了承德、保定、山海关、秦皇岛等地守军,除归绥(今呼和浩特)、大同外,将其12个军42个师(旅)及地方部队共50余万人,部署在东起滦县、西至柴沟堡(今怀安)长达500公里的铁路沿线。

  这一部署的特点是:蒋系的3个兵团8个军25个师,防守北平及北平以东之廊坊、天津、塘沽、唐山等地,傅系的1个兵团4个军17个师(旅),防守北平及北平以西之怀来,宣化、张北、张家口、柴沟堡等地。这个部署反映了蒋、傅虽定下了固守平、津的方针,但又有随时南撤或西逃的企图。 辽沈战役后,人民解放军东北野战军12个步兵纵队、1个炮兵纵队和1个铁道纵队共84万人,除以第4、第11纵队等部组成先遣兵团于1948年10月底向河北省遵化、蓟县地区开进外,主力分别在锦州、营口、沈阳地区休整,积极准备入关作战。华北军区的3个兵团11个纵队和地方武装共40万令人,除第1兵团(辖第8、第13、第15纵队)主围攻太原和第14纵队正包围安阳、新乡外,第2兵团(辖第3、箩4,第8纵队)集结于河北省阜平地区待机;第3兵团(辖第1、第2、第6纵队)正包围归绥,第7纵队正进攻保定。这时,华北、东北两大解放区可以其雄厚的物资支援解放军作战。综上所述,华北战场人民解放军比国民党军占有很大优势。

  人民解放军的战役方针与部署 1948年10月3日,中共中央军委主席毛泽东指示东北野战军休整1个月左右,然后入关,在华北军区部队协同下于1949年半年歼灭傅作义集团主力,解放平、津等地,实现东北与华北的统一。11月中旬,在徐州刘峙集团已被分割,在黄百韬兵团即将被歼的情况下,中共中央军委为防止蒋介石将平、津地区之守军南撤,加强其长江防线,进—步明确提出了抑留并歼灭傅作义集团于华北地区的作战方针,并决定提前发起平津战役。为此,采取了如下措施和部署:①令东北野战军立即结束休整,夜行晓宿,隐蔽入关,首先隔断平、津和津、塘间国民党军的联系,将其分割包围,然后各个歼灭,②令华北军区第1兵团进攻太原、第3兵团撤围归绥,以免攻克诸城后,使傅作义感到孤立而早日撤逃;③令华北军区第3兵团首先向平绥铁路中段发起攻击,包围柴沟堡、万全、张家口地区之守军,吸引傅作义部西援,然后华北军区第2兵团、东北先遣兵团出击平张线,以抓住傅系,拖住蒋系,东北野战军主力前出平、津、塘、唐之间,打开主要地区战局争取时间;④通过与傅作义进行谈判,将其稳住。

  为统一平、津地区的作战行动,中共中央军委决定由东北野战军司令员林彪、政治委员罗荣桓负责统一指挥东北,华北的参战部队。1949年1月10日,中共中央决定由林彪,罗荣桓和聂荣臻(华北军区司令员)组成党的总前委,林彪为书记,统一领导夺取和管理平、津,唐等地的一切事宜。

  华北、东北解放区在一切为了前线,全力以赴支援解放平,津,张的口号鼓舞下,组织30万民工随军行动和150万群众及34万辆畜力车,参加修桥补路、运输物资等战勤工作,保障百万解放军作战。

  战役经过 第一阶段 人民解放军完成对傅作义集团的分割包围,切断其南撒西逃之道路。1948年11月23日,东北野战军主力开始由锦州、营口、沈阳等地出动,向平、津、塘,唐地区挺进。25日,华北军区第3兵团由集宁地区东进,29日向张家口地区守军发起攻击,相继占领柴沟堡、万全、沙岭子等地,形成对张家口包围之势。傅作义急令在北平的第35军(欠1个师)及怀来(今怀来镇)的第104军第258师乘汽车连夜驰援张家口,又令昌平的第104军主力移至怀来,涿县的第16军移至南口,昌平间,以确保北平与张家口的联系。

  中共中央军委鉴于吸引傅系部队向西的目的已达成,乃于12月2日令华北军区第2兵团由易县、紫荆关向涿鹿、下花园急进,割断怀来、宣化间的联系,东北野战军先遣兵团由蓟县向南口、怀来急进,切断北平、怀来间的联系,抓住傅作义的援军,使其既不能西逃,也不能东撤。5日,先遣兵团主力一部在行进中攻克密云,歼灭第13军1个师,主力向延庆、怀来急进,华北第2兵团进抵涿鹿以南。傅作义感到北平受到威胁,遂令第35军由张家口星夜东撤,令第104;第16军由怀来、南口向西接应第35军,并令第92、第62军和第94军主力由津、塘地区开往北平加强防御。

  12月6日,第35军由张家口乘车东返。7日,在新保安以西遭到华北军区第4纵队一部阻击。9日,华北军区第2兵团将第35军包围于新保安,并击退了向西接应的第104军。10日,东北野战军先遣兵团在康庄歼灭第16军指挥所及2个师大部。11日,又于横岭、白羊城地区追歼第104军军部及2个师。在此期间,宣化守军2个师弃城北逃,华北军区第3兵团追歼其1个师,并于8日包围了张家口。

  这时,东北野战军主力6个纵队已分由喜峰口、冷口越过长城,前锋到达蓟县、玉田和丰润地区,但距平、津,塘还有数天路程,另5个纵队尚未入关,在淮海战场上,人民解放军正在围歼国民党军第12兵团,并包围了由徐州西逃的杜聿明集团。在此情况下,为使蒋介石不能迅速作出让傅作义集团放弃平、津南撤的决策,毛泽东12月11日电示平津前线领导人:目前两星期内的基本原则是围而不打,如对张家口,新保安;有些则是隔而不围,即只作战略包围,隔断诸敌联系,不作战役包围,如对北平、天津等,以待部署完成之后,各个歼灭之,尤其不可将张家口、新保安、南口诸敌打掉,以免南口以东诸敌迅速决策狂跑。同时,令淮海战场人民解放军在歼灭国民党军第12兵团后,留下杜聿明集团余部,两星期内不作最后歼灭之部署,令山东军区集中若干兵力,控,制济南附近一段黄河,并在胶济线上预作准备,防止傅作义集团沿津浦铁路经济南向青岛逃跑。

  根据上述指示,华北军区第2、第3兵团以防止张家口、新保安守军分别向西或向东突围为重点,构筑了多道阻击阵地;华北军区和内蒙军区部队各一部于12月15日攻克张北,东北野战军第4纵队于17日开赴张家口地区,归华北军区第3兵团指挥,以加强西线兵力。12月12日,东北野战军主力由蓟县、玉田、宝坻地区向平津急进。傅作义遂令南口、昌平、通县及唐山、芦台等地守军分向北平、天津与塘沽收缩,并令刚到北平的第62军主力返回天津,将北平和天津、塘沽划为两个防区,实行分区防御。至12月20日,东北野战军第5、第11、第3、第4纵队和华北军区第7纵队,攻占丰台、海淀、通县、黄村和南苑飞机场等地,完成了对北平的包围,第6、第l0、第1纵队攻占采育镇、廊坊、马头镇等地,隔断了平、津间的联系;第9、第8、第7纵队,分别占领唐山、军粮城、咸水沽、杨村、杨柳青等地,割断了津、塘间的联系,形成对天津的包围,第2、第12纵队和炮兵纵队,正由山海关、汉沽向津、塘地区急进。

  至此,人民解放军已将傅作义集团分割包围于张家口,新保安、北平、天津,塘沽等地区,并歼灭其2个军部6个师,封闭了该部主力西逃和帘撤的道路。

  第二阶段 人民解放军逐次歼灭新保安、张家口、天津国民党军。人民解放军在完成了对傅作义集团的战略包围和战役分割之后,按照毛泽东的指示精神,采取先打两头,后取中间的战法,逐次歼灭被围的傅作义集团。

  1948年12月22日晨,华北军区第2兵团向新保安发起总攻,经10小时激战,全歼傅作义的精锐部队第35军军部及2个师。张家口之第11兵团共7个师(旅)于23日仓皇向北突围,企图撤回绥远。华北军区第3兵团及东北野战军第4纵队,冒风雪严寒,展开堵击、追击,当晚收复张家口,战至24日16时将第11兵团5.4万令人歼灭于张家口东北地区。

  中共中央军委鉴于新保安、张家口之国民党军已被歼灭,为进一步孤立北平,动摇傅作义固守信心,令东北野战军一部及华北军区第2、第3兵团严密包围北平,以东北野战军主力积极准备攻取天津。天津是华北第一大工商业城市,人口200万,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市区狭长,海河自西北流贯东南,四周有护缄河环绕,经过日军和国民党军长期设防,工事坚固。国民党军天津警备司令官陈长捷指挥第62、第86军等部10个师及地方部队共13万人,自恃“大天津堡垒化”,企图负隅顽抗。

  东北野战军调集第1、第2、第7、第8、第9纵队和第6纵队第”师、第12纵队第34师,计22个步兵师和炮兵纵队等部共34万人,进至天津周围,立即进行扫清外围据点的作战和紧张的攻城准备,并由东北野战军参谋长刘亚楼率轻便指挥所临近天津统一指挥。1949年1月14日,东北野战军包围天津的部队在守军拒绝投降的情况下,对城垣发起总攻,采取东西对进,拦腰斩断,先分割后围歼的作战方法,经过29个小时激战,至15日15时歼守军13万余人,俘陈长捷,解放天津。

  据守塘沽的国民党军第17兵团部及第87军等部共5个师5万余人,于1月17日乘船南逃,人民解放军追歼其后尾3000余人,解放塘沽。

  第三阶段、傅作义率部接受改编,北平和平解放。天津解放后,北平国民党守军25万人,陷入了人民解放军的重重包围之中。中共中央军委为保护这一文化古城,决定继续进行谈判,争取以和平方式进行接管,同时,亦训令部队作好强攻的准备。

  自1948年12月中旬起,人民解放军平津前线司令部已就和平解决平津问题,与傅作义派出的代表进行过多次谈判。1949年1月14日,毛泽东发表《关于时局的声明》,提出与南京国民党政府及其任何地方政府和军事集团进行和平谈判的“八项条件”。在天津解放的第2天即1月16日,平津前线司令部致函傅作义,敦促其当机立断,站到人民方面。同时,中共地下组织和爱国民主人士及傅部之开明人士亦作了有力的工作,傅作义接受了人民解放军提出的条件,并派副总司令邓宝珊到人民解放军平津前线司令部谈判,于21日达成了和平解决北平的协议。22日,北平守军开始撤出城外听候改编为人民解放军。31日,古都北平宣告解放。北平的和平解放,是中国人民革命运动中最重要的军事发展和政治发展之一,成为执行毛泽东提出的以“八项条件”解决国民党军的第一个榜样。

  平津战役历时64天,人民解放军以伤亡3.9万人的代价,取得了歼灭和改编国民党军1个“剿匪总司令部”,1个警备司令部、3个兵团部、13个军部、50个整师(包括在战役中重建和新建的部队)及非正规军4个师,共52万余人(内改编25万人)的巨大胜利,基本上解放了华北地区。平津战役的胜利,连同辽沈战役和淮海战役的胜利,使国民党军的精锐师团丧失殆尽。从此,中国人民革命战争在全国胜利的局面已经基本确定。

 

  雄伟的井冈山,八一军旗红。在毛泽东军事思想指引下,伟大的、战无不胜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从小到大,从弱到强,已经走过了80年的风雨历程。我们衷心地祝贺中国人民解放军80周年华诞。愿我们的威武之师更加强大!

我军名称演变

中国工农革命军
中国工农红军
八路军(第十八集团军)
新四军
东北抗日联军
东北民主联军
中国人民解放军
中国人民志愿军







我军服装发展史

历次战争歼敌统计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
抗日战争时期
解放战争时期
抗美援朝战争
保卫祖国战争

著名战役战斗

鄂中鄂西起义
海陆丰起义
黄麻起义
左右江起义
宁都起义
黄洋界保卫战
长沙进攻战斗
湘江战斗
四渡赤水
强渡大渡河
飞夺泸定桥
攻占腊子口
直罗镇战役
百团大战
夜袭阳明堡
黄土岭战斗
狼牙山战斗
冀东区反“扫荡”
冀中区五一反“扫荡”
夜袭虹桥机场
黄桥战役
上党战役
中原突围
秀水河子战斗
四平保卫战
苏中七战七捷
三下江南四保临江
石家庄战役
临汾战役
辽沈战役
济南战役
太原战役
淮海战役
平津战役
渡江战役
解放舟山群岛
衡宝战役
滇南战役
海南岛战役
解放一江山岛
炮击金门
西藏平叛
“八六”海战
击落“U—2”飞机
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
珍宝岛自卫反击战
西沙自卫反击战
对越自卫还击作战
法卡山保卫战
老山保卫战
        ┄更多
 
 

━━━━━━━━━━━━━━━━━━━━━━━━━━━━━━━━━━━━━━━━━━━━━━
中国mg电子游戏排行 中国红色文化网 十一同学会网 版权所有

联系电话:82073984 13371713807